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军事

头条

思念伴随着辛劳,分隔两地的军人家庭日常过法了解一下

2019-06-12 07:34:49 解放军报

原标题:一天 

 

①郭丹阳担负值班任务。②郭丹阳带“拉拉”在海边玩。③郭丹阳给蔬菜浇水。④郭丹阳环岛跑步。⑤郭丹阳与家人视频通话。农世海摄

  ⑥康鑫给小女儿喂饭。⑦康鑫给大女儿梳头。⑧康鑫带大女儿上美术课。⑨奶奶带小孙女认识“墙上的爸爸”。⑩康鑫为小女儿洗澡。本报记者 高立英摄

  地点:海南省三沙市西沙中建岛

  本报记者 卫雨檬 陈小菁

  海风不知疲倦地刮了一夜,纯白的珊瑚砂在熹微晨光里舒展开来。此刻,小岛安宁静谧,卧在南海一望无际的湛蓝海水中。

  在西沙最南端的中建岛,清晨和季节一样终年不变。海军四级军士长郭丹阳在这里已生活了16年。今天,是他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周日。

  “铃铃……”6点30分,郭丹阳翻身起床,才套上衣服,值班电话就响了。他是守备营的雷达技师,像这样的电话随时都可能打来。“遇上紧急情况要随时处理,半夜来电话也是常事。有时候刚躺下,电话就又响起来,几乎没法休息。”

  只是简单的传达,撂下电话,郭丹阳向屋外走去。一打开门,湿热的空气扑面而来。走廊地板上覆着薄薄的一层水汽,格外湿滑。

  郭丹阳走进隔壁洗漱间。水龙头蒙着一层盐渍,他用力拧开,“哗”的一下,干净的水喷涌而出。他下意识地迅速关小水龙头,同时伸出口杯接水。在这里,每一滴水都不能白流。

  在这片“南海戈壁”,水源极度匮乏,他们的生活用水以前只能依靠“岛水”。用这种盐分极高的水洗澡,擦干后身上仍很黏腻。时间久了,官兵的双手都被腐蚀得干涩起皱。

  天完全亮了。郭丹阳下楼去找一个“伙伴”。营区旁有一处马尾松林,几十棵树有高有低、参差不齐,但枝叶葱郁。这里的树,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奇迹了。

  郭丹阳沿着小路走进松林,四处环顾后喊了一声,“拉拉!”突然,远处的树后面窜出一条大狗,摇着尾巴向他跑来。郭丹阳摸了摸“拉拉”,然后带着它到海边散步。

  这片海,郭丹阳已经看了16年。18岁那年,他第一次见到大海。新兵入伍前往西沙的途中,郭丹阳从老家吉林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到广州,又几经辗转坐上去西沙的航船。

  他还记得,当时海上的风浪很大,几十个新兵都挤在船舱最下面一层。船摇摇晃晃向前航行,郭丹阳站在狭小幽暗的洗手间里,弯着身子凑过去,透过舷窗看外面碧蓝碧蓝的海水。

  “我不会游泳,但那时就想当海军,去远一点的地方……”

  在白沙滩上和“拉拉”玩了一会儿,“拉拉”发出呜呜的声音。郭丹阳抚摸着它的背,为它拂去蹭到身上的沙子。中建岛太小,没什么能带它去的地方。郭丹阳笑道,“狗更耐不住寂寞。也不知道是它陪着我,还是我陪着它。”

  8点多,郭丹阳回到宿舍,打开电视看了会儿早间新闻。同屋的周伦从外面进来,看到郭丹阳在,就按捺不住地聊起来。

  周伦前几天刚休假归队,这次回家把婚礼办了,心里正高兴着。看着战友新拍的结婚照,郭丹阳忍不住想起了自己恋爱的过程。

  郭丹阳是2005年和妻子康鑫开始谈恋爱的,直到2007年两个人才第一次见到对方。期间3年,他们都是通过电话联系。

  那时,中建岛没有手机信号,固定电话只能轮流使用。郭丹阳趁着每次去永兴岛出差的时候,给远在广州上班的康鑫打电话。“那时还用电话卡,一会儿就能打完一张。几年下来,打完的卡摞起来厚厚一沓。”

  郭丹阳就靠着一张张电话卡,用绵延千里的电话线牵起了爱人的手。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女儿,郭丹阳想让她们到自己守的岛上看看。

  中午吃饭前,郭丹阳把班里的战士召集在一起,安排好下午的工作。饭桌上摆着八菜一汤。前几天岛上刚刚来送过补给,伙食相当不错。

  在岛上16年,郭丹阳干过守备营的大部分岗位,也包括司务长。休假回家,他炒的豆芽让孩子们念念不忘。

  正午时分,太阳悬在头顶上方,炙烤着每一寸沙土,海风裹挟着热浪打在人身上。郭丹阳回宿舍躺下没10分钟,就被喊醒:设备出了故障。

  郭丹阳跑过晒得发烫的白沙滩,一进机房就开始检测机器。他总跟徒弟们说,“雷达是小岛的眼睛,我们不仅要用好这只眼睛,还要把它保护好。”

  修了这么多年雷达,郭丹阳依然热爱他的岗位:“每天看着回波的特征,我觉得挺有意思。”每一次准确判情,都让他开心无比。

  拆开庞大机器的线路,用力拉开紧实的部件,郭丹阳的额上渗出一层汗……

  故障排除,他回到宿舍打开空调沉沉地睡了一觉。醒来时,外面的光线已经没那么强烈。在海边的沙滩上慢跑,是郭丹阳周末傍晚的习惯。

  黄昏,日影悠长,铺在泛起细纹的海面上,碎了一片金光。在一望无涯的大海前面,那个独自奔跑的背影显得渺小而孤寂、执着而坚韧。海浪拍打着洁白的沙滩,海水不停冲刷,最终抹平了他奔跑留下的足迹。

  海上生明月,今晚的小岛多了几分浪漫。当一轮火红的圆月从深黑的海平面渐渐升起,穿过被风推动的层层流云高悬中天时,郭丹阳才想起来,今天是农历十五。

  过一会儿,岛上要开篝火晚会。为了欢迎远方来的记者朋友们,有人在调试露天音响设备,还有一群人围成一个圈,挡住海风,生起篝火……郭丹阳和战友们一起,在操场上摆好一个个小马扎。

  通红的火光照着他们黝黑的面庞,这些天涯哨兵的笑容简单而纯粹。一曲《水手》将气氛点燃。郭丹阳搭起身边战友的肩膀,扯着嗓子用力吼着:“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郭丹阳只在刚上岛时掉过泪,如今岛上的苦早已习惯。“别总提中建岛多么苦!现在条件好了,相对陆地上的部队,我们只是更寂寞一些。”他说。

  晚会结束后,郭丹阳坐在院子的羊角树下,与远方的家人视频通话。妻子和母亲看起来有些疲惫,想必又围着两个孩子忙活了一天。他将镜头转向夜空,透着红光的满月遥遥地挂在天空。

  刚满周岁的小女儿凑到跟前,她还不会说话,好奇地盯着屏幕。“汶汶,给爸爸吃个葡萄吧?”康鑫把一个葡萄放到小女儿手上,做出示范。汶汶乖乖地将小手里的葡萄向屏幕递去。

  大女儿彤彤站在一旁,和爸爸聊着天,但始终不愿意露面。明明很想念父亲的她,闹起了小孩脾气。“彤彤,我今天在海滩上捡到了一只寄居蟹,回去时带给你。”郭丹阳喊着她。

  在昏黄的灯光下,郭丹阳捧着手机的那双手有些肿大,掌心黑亮粗糙,看上去厚实有力。

  聊了10多分钟,女儿们该睡觉了。道过晚安,郭丹阳上楼回到宿舍。他从床下的柜子里取出一个枕头。这个简简单单的白色枕头,是上次妻子来三亚时买给他的,说对颈椎好。郭丹阳把这个枕头带上中建岛,已经用了3年多。

  郭丹阳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1 2 3 共3页

编辑:谷永光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2019年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

  • 专题

    “最美退役军人”风采录

  • 专题

    走进军营“00后”

  • 专题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

  • 专题

    2018网络媒体国防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