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军事

军旅

烈焰冶炼的意志和信念的刻度

2018-10-12 07:52:07 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奋飞

  ■曹慧民

  一个瘦小的老人,步履蹒跚地朝前面一座石头走去。

  他过于苍老了,身子佝偻着。可就在这时,他昏花的老眼明亮起来,目光定定地盯着前方,面容也因此发生了改变,像哭,也像笑,痛苦与欣喜就这样奇妙地交织在一起,扭曲了老人的脸。

  那巨大的石头,也在此刻放出奇异的光芒。那里浮现一双坚毅的眼睛。眼睛的出现,让整个石头活泛起来—这哪是什么石头,那是一座活生生的人的雕像。

  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四目相对之时,老人猛然甩开旁人的搀扶,踉跄着一下扑在雕像上。

  花岗石上的人,立即通了血脉,气血翻涌着,化坚硬、冰冷为柔软、温热。邱少云头昂着,以匍匐之势,身躯从地上跃跃奋飞。

  “啊,啊,啊,我又见到你了……”撕心裂肺的痛哭从老人腹腔爆发,那一声唤,好不畅快、苍凉。

  老人用捧起什么一样的双手轻抚着他的脸。轻轻柔柔的一个举动,却形塑了一个民族心底的热爱与呼唤。

  66年前的今天,他在嘶鸣的烈焰中升腾,浴火重生,凝作大地上一座不朽的石雕。至今,不肯改变誓死的奋飞之势,灼照着后来人的浩浩心空。

  由于呼吸,石雕炽烈。

  士兵意志的刻度

  ■吕永岩

  1、楔子

  暗夜、灌木、衰草,近在咫尺的敌人居高临下密集的火力网。

  感受到这一切的时候,邱少云的耳畔响起师长向守志铿锵有力的话语:“拿下391高地,胜利的关键在潜伏,潜伏的关键在不暴露目标,不暴露目标的关键在信念与纪律……为整体,为胜利,哪怕就是面临死亡,也绝不能暴露目标!”

  邱少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第29师87团9连战士。391高地位于上甘岭西侧,周边地势平缓,便于美军重装机械化部队发挥火力和机动优势。为抵御敌人的进攻,15军动用了主力44师,同时配属了邱少云所在的87团以及大量火炮。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进入1952年秋季有限进攻阶段,也是上甘岭战役打响前夕。

  391高地是敌人设在我军阵地前的一颗“毒牙”。占据在高地上,敌人可以毫不费力地俯视我纵深前10多平方公里的阵地,严重威胁我15军与右邻第38军结合部的安全,威胁上甘岭的安全。

  然而,拔掉这颗“毒牙”并非易事。高地周围是3000多米宽的开阔地,没有任何遮蔽,面对敌人的飞机、火炮、机关枪,唯一取胜之道就是潜伏。利用战斗打响的头一天夜晚,让先头部队越过开阔地,潜伏到敌人的鼻子底下,等到天明,再等到夜幕降临发起进攻。潜伏将近一天一夜。

  胜利在此一役!

  2、磨刀

  最后一次实战检验赶上一个难得的好天气,蓝天清澈,白云飘逸。师长举起望远镜,瞄准模拟作战地形仔细查看,果断地下达命令:“立刻发起进攻!”

  战士们从遍布灌木蒿草的山坡上跃起,只见冲在最前面的爆破班,一个瘦瘦的身影冲到“敌碉堡”前,迅速将手榴弹塞进去,接着滚翻。不知怎么,他的动作迟疑了一下,新任9连连长程子英心“咯噔”一下。

  演练结束,连长把邱少云叫到跟前,严厉地问道:“你怎么搞的?知不知道战场上一秒之差意味着什么?”

  邱少云没吱声,额头的汗珠不断渗出来。

  连长越说越来气,卫生员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报告连长,邱少云有情况。”

  “什么情况?”连长不依不饶。

  “他腿上长了一个大疖子。”卫生员边说边比划着,“都有拳头这么大了。”

  连长愣住了,伸手就去捋邱少云的裤腿,邱少云一把抓住裤角,死活不让看。

  “听我的命令,别动!”

  待捋起邱少云的裤腿,连长用手一摸,疖子很硬,还有些发烫。

  “长了这么大的疖子,你怎么不报告?”连长责问卫生员。

  “他不让说,怕连里不让他参加战前训练。”

  连长鼻子一酸,舒出一口气说:“这疖子不好,你还真不能……”

  “不行啊,连长!”邱少云还要论理,连长摆摆手:“不要说了,执行吧!”

  邱少云被关在坑道里,整日心急火燎的。这天,卫生员来换药,他一把拉住卫生员的手说:“能不能想点别的法子,让它好得快点?”

  卫生员摇摇头,邱少云急了,“那就把这鬼东西给我割掉!”

  “疖子没冒头,割起来会痛死人。”卫生员提高了嗓门。

  “我不怕痛。真的,啥样的痛我都能忍得住。动手吧,我闭上眼睛。”

  “不行!”

  “好吧,我自己来。” 邱少云说着,就去抢药包。

  “剪刀也能剜。”邱少云从睡的铺草下取出一把做针线活的旧剪刀,递给卫生员。

  卫生员扭过头,不肯接。

  “我自己来,剜块肉有啥子难的?!”他举起剪刀就朝大腿上戳。

  卫生员一把拽住他。

  “这不行,那不行,啥子才行?难道你高兴看到我漏掉一场战斗?”邱少云两道眉毛拧起来。

  卫生员没招了,只好打开药包,取出一把小剪刀,用棉球消了毒。两个人默默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完成了一次异常的“剜肉疗毒”。

1 2 3 共3页

编辑:傅仁誉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2018网络媒体国防行

  • 专题

    我与军队的不解之缘-中工网

  • 专题

    本网策划:“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

  • 专题

    2018年征兵工作进入倒计时-中工网

  • 专题

    也门首都再遭沙特空袭 房屋倒塌现场一片狼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