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军事

军情

27年的老水兵,他守着大山却不曾随舰驰骋大洋(组图)

2019-04-15 09:21:56 中国军网

  在山的这边,海的那边,有这样一群海军蓝:山里的夜晚,抬头可见繁星点点,却无法领略海的壮阔和澎湃;夜晚入梦,大海和战舰,只是独属内心的诗与远方、心之所往的绮丽风景。

  不能“头枕着波涛”,却胸怀云海的豪迈、大山的宽厚;没见过朵朵浪花在阳光折射下的多彩变幻,却拥有守望深蓝的赤诚与凝视……他们是大海忠诚的哨兵,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高山水兵。正因为有他们的伫立守望,祖国的战舰才能犁波踏浪、航行致远、走向深蓝。

  有人驰骋大洋,就有人守望深山。大洋或深山,水兵有梦,水兵无悔。

  爱远方澎湃的浪涛,也爱耳边呼啸的山风。高山水兵守海不见海,但他们心中自有一片海,那是用信念凝聚成的海。

  ——编 者

  大山无言,守山无悔。樊 罡摄

  他是一名老水兵。当兵27年,他守着大山,却不曾随舰驰骋大洋

  有人驰骋大洋,就有人守望深山。他的坚守和凝视,不舍昼夜,无问西东

  如果梦想有颜色,一定是浪花白

  ■张容瑢 解放军报记者 赖瑜鸿

  像许多高山水兵一样,他向往深蓝。因为有个大海梦,他光标点狼烟、荧屏传风雷,27年的军旅韶华从无遗憾。

  他叫邹伟,是东部战区海军某雷达站一级军士长。作为一名观通兵,大海于他,不在眼里,却在心尖。

  也许是在山里待得久了,邹伟显得木讷、不善言谈。他常说,山里有常人看不到的风景,守山的日子温暖而充实,自己很普通,他只是做了一名海军战士应该做的事……

  然而,伟大往往蕴藏在普通之中,能把一件平凡小事持之以恒做上27年,就是一种不平凡。当坚守成为一种追求、一种生活方式,人生价值底色也因为甘做小事、乐守孤寂而绚烂多彩。

  每天清晨,邹伟都会提前15分钟起床,等待那一声集合哨。樊 罡摄

  眷恋

  笃定的信念随着时光流逝,沉淀为对大山的眷恋

  1979年夏,东北一个小村庄,知了叫得喧嚣。一群孩子光着脚在田埂间奔跑,金色麦浪随风涌动。孩子们跑累了,选了个地方玩起游戏。

  “我想当医生”“我想当老师”……孩子们争先恐后抢着扮演自己心中最喜爱的角色。“我想当解放军,保卫祖国。”一个男孩站了起来,脸上还挂着清鼻涕。

  “瞧,邹伟吹牛哩!”一时间,笑声洒满了这片童年的田野。

  1991年,一纸鲜红的入伍通知书送到邹伟家中。戴着大红花的邹伟,激动地和家人朋友一一道别,然后登上了南下的绿皮火车,他的军旅人生也随之启程。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身军装一穿就是27年。

  在解放牌汽车上颠簸了一整天,邹伟和两名战友来到闽北山脚下的一个村庄,他们在一家小茶馆等候部队派来接站的汽车。不一会儿,一名身着军装的老兵走进来,邹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问道:“班长,部队离这里还有多远?”

  老兵笑了,他用手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山:“不远了,不远了。”邹伟循声远眺,一座被云雾笼罩的山峰若隐若现,山尖上耸立的天线依稀可辨,好不寂寥。

  “是那儿吗?”

  就是那儿——大雾山。九曲十八弯的山路绕得人头晕,好不容易登上山,雾霭中掩映着一座低矮的水泥楼。老兵告诉邹伟,这里驻守着原海军某观通站,也是他即将服役的部队。

  当时住房紧缺,到站后的第一晚,邹伟睡的是地铺。山上潮湿的雾气把床垫浸得湿漉漉的,这个北方来的小伙儿翻来覆去,一夜没合眼。站里用水紧张,好不容易洗上澡,水里却有股柴油味。土豆、白菜、粉丝……餐桌上来来去去只有几样菜。

  “这地方谁能待得住?”这个打小立志从军的小伙子,第一次对未来感到茫然。

  让邹伟散去心霾的,缘起于他第一次送站里老兵退伍。那一天,车辆刚刚驶去,卡车上的老兵猛然纵声高喊:“再见了战友,别了大雾山,我一定还会回来……”汽车成了一个小点,山谷间依然回荡着老兵的呐喊声。

  那年邹伟19岁,在那个热血澎湃的年纪,一声声高喊就像一股股电流划过他的身体、瞬间击中他的心房,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这里坚守下来。

  笃定的信念随着岁月流逝,沉淀为对大山的无限眷恋。年复一年,守着守着就习惯了,待着待着就爱上了,邹伟打定主意再也不离开这座山。他渐渐熟悉山上草木四季的变化,甚至能分辨出不同节气山风的独特气息;他看着山上高楼平地起,见证了各型装备的更新换代,部队建设发展的日新月异。邹伟尤其喜欢春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那怒放的花姿夺目耀眼,是一茬茬观通人用青春汗水浇灌而成的。

  在战友眼中,邹伟是个说得少、干得多的“实诚人”。下士马景涛至今记得入伍后第一次清理垃圾池,气味呛人、蝇虫飞舞,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兵带着新战友闷头干活、一干就是大半天,后来他才知道,那个老兵就是邹伟。

  “老邹把山里当成了家。”曾任雷达站教导员的连敏不止一次地说。

  邹伟上士服役期最后一年,雷达站接连担负重要战备值班任务,官兵们经常白天黑夜连轴转,有几个骨干打算年底退伍。一天,连敏找邹伟谈话:“你怎么打算?会留下来吧。”

  “只要部队需要,我会选择坚守。”邹伟的回答掷地有声。那天,大雾山是个难得的晴天,窗外的映山红开得绚烂。

1 2 3 4 共4页

编辑:傅仁誉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春暖花开”策划|军事40年:国防和军队建设伟大成就

  • 专题

    2018网络媒体国防行

  • 专题

    我与军队的不解之缘-中工网

  • 专题

    本网策划:“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

  • 专题

    2018年征兵工作进入倒计时-中工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