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解读一张考卷的“实战系数”

来源:解放军报
2021-08-23 08:02:37
  原标题:解读一张考卷的“实战系数”

夏日,江城热浪来袭。军营考场里,一场特殊的“补考”正在进行——

一线连千里,这头是10余名来自院校、部队的专家教授,他们长期活跃在实战化演训一线,致力于战术战法等研究;那一头,是身处大江南北不同地域的8名导弹旅长。

火箭军指挥学院教学考评中心主任唐卫军全程参与了这场“补考”。他说,今年火箭军举行“剑锋-2021”导弹旅长竞赛考核,这些旅长由于执行任务等原因缺席,此次是单独为他们组织的“专场”。

丁是丁,卯是卯,指挥员考核“一个都不能少”。由春入夏,这场涵盖火箭军所有导弹部队的“旅长大考”,成为火箭军军事训练转型升级的生动缩影。

据介绍,火箭军党委聚焦指挥员训练,着眼补齐旅团指挥员战略思维、联合素养、信息技能、应急处置以及体系知识、科技素养等方面的短板不足,以导弹旅长竞赛考核为抓手,立起了指挥员必须过关的五条“硬杠杠”:全面精准研判形势、完整准确理解意图、及时果断定下决心、机动灵活摆兵布阵、跟进态势随机应变。

考场上“狼烟四起”,一场场扣人心弦的导弹攻防战悄然打响。图为火箭军某导弹旅组织实战化夜训。王 杰摄

仗剑朝试锋,虎帐夜谈兵。迷彩掩映下的考场里,一双双鹰隼般的眼睛闪动。映入眼帘的是屏幕上一个个跳动的字符,萦绕脑海的却是导弹部队在山谷密林间纵横驰骋。

“这一仗,打得痛快!”走出迷彩帐篷,某旅旅长吕尔参依旧沉浸在刚刚那场“激战”之中。考核像打仗,考场如战场,这不仅是吕尔参一个人的感受,也是数十名导弹旅长共同的认知。

斜风梳细雨,扬眉弓满弦。踏着火箭军导弹旅长竞赛考核的鼓点,让我们走进“狼烟四起”的考场,凭栏观战……

从“一卷考所有”到“一旅一想定”——

每一道考题,都被放上了“战场的天平”

还是迷彩连营的考场,还是“旅长大考”,时隔两年再次出战,某旅旅长周勇坤没有轻车熟路般的从容,反倒是心头有点“打鼓”。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踏进火箭军“剑锋-2021”导弹旅长竞赛考核的考场,迎接他的是全新的挑战。

这场大考不寻常:以各自的实战任务、实编部署、实装武器为蓝本,一旅一卷,直指战场。数十名旅长分别带参谋团队进行筹划作业、特情处置、决心陈述、战法介绍、质询答辩。“与其说是比武,倒不如说是打仗。考核使用的文书,稍加修改就是真正的作战方案!”

和周勇坤一样,参加考核的导弹旅长个个使出浑身解数,紧锣密鼓进行作业。虽然同处一个考场,摆在他们面前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战斗”。

导弹旅是火箭军的基本作战单位,导弹旅长是作战指挥链上的关键一环。旅长们从基层一步步成长为带兵打仗的指挥员,经历过无数次比武考核。这个“指挥棒”有多重,他们心里最清楚。

不少旅长坦言,近年来,群众性练兵比武活动在部队如火如荼展开,本意是以比促训、以训促战。可现实中,“事与愿违”的情况并不鲜见,“剑走偏锋”的现象时有发生——

有的“为考而考、为考而练”,比的是脱离战场需求的所谓“绝活”;有的执迷于“题库见真章”,临阵磨枪、突击背记,考场成绩耀眼,战场却难得高分;有的片面追求“一把尺子量长短”,忽视了最不该忽视的战位差异和核心能力……

今年初,火箭军党委筹划“剑锋-2021”导弹旅长竞赛考核,改变过去惯用模式,组织专家团队对每个导弹旅的作战任务、战备水平和敌情、我情、战场情况等进行摸底,创新提出“一旅一想定”考核模式,反复征求机关、部队、院校等意见进行完善,重点检验导弹旅长的岗位核心能力。

此次考核,相同的部分,是同一态势背景、同一作业条件下进行指挥作业;不同的部分,是依据各旅不同的武器装备、阵地战场、力量编组、保障要素等,给出各自的“补充”想定条件,从而呈现出“一旅一想定”的不同考卷。

变化看似波澜不兴,实则惊心动魄。对“考生”导弹旅长的要求是空前的,他的脑子里要装着整个导弹旅——人、车、弹、地、通、保、案样样“门清”,才能在“中军帐”里运筹帷幄。

某旅旅长赵建坦言:“我们运用的都是实兵、实装、实景进行作业,拿出来的方案能直接运用到实际作战中。”在他看来,这次考核的最大收获,是让自己对作战场景、兵力运用、行动战法、协同保障等要素进行了一次检验和完善。

火箭军参谋部训练局领导坦言:只有真正按实战要求组织竞赛考核,提高训练与作战的耦合度,才能提高部队的实战能力。比如“一旅一卷”,看似没有了表面的“赛道公平”,但每一道考题都被放上了“战场的天平”。

从旅长“单打独斗”到团队“协作攻关”——

考场剥离了旅长的“战场角色”,就脱离了实战的需要

此番出征,某旅旅长吕尔参可谓喜忧参半——

喜的是,此番赶上了“导弹旅长主导、参谋团队辅助”的考核新模式,不再需要自个儿“单打独斗”;忧的是,部队此刻正多地部署遂行军事任务,平常谋划得力、配合默契的几名“高参”都在千里之外,临时选配的参谋团队表现如何,有点心里没底。

“就算‘高参’都在位,也不可能按照最优配置编配。”某旅旅长鹿文龙指着考核规则告诉记者,参与考核辅助的6人参谋团队,导弹旅自选2人,其余由火箭军机关从该旅参谋人员中随机抽选,“这也是对全旅参谋队伍整体水平的一次检验。”

对于考核模式之变,鹿文龙的感慨更深——

两年前,鹿文龙参加火箭军导弹旅长比武考核。越野长跑、手枪射击等基础课目的比拼,让他的强项得到发挥。一番比拼下来,他的军事体能成绩遥遥领先。

此番比武,跑步、射击等基础课目淡出考场,让体能出众的鹿文龙少了一些得分“优势”,但他更加认同如今这种真正的“旅长大考”。

他解释说,过去考核那些基础课目也没错,是导弹旅长应该具备的基本技能,却并非是旅指挥员的核心能力。如果考场剥离了旅长的“战场角色”,也就脱离了实战的需要。

那么,何谓导弹旅长的“核心能力”?鹿文龙的理解是:“理解上级意图的准确性、设计行动的完整性、特情处置的有效性、战法运用的灵活性和作战问题研究深度,这五条,条条都得过得硬。”鹿文龙回忆说,过去考核,计算、标图、文书等全是旅长一个人“包打天下”,连续10多个小时作业,很多时间都耗费在基础性工作上。

鹿文龙很看重“核心能力”四个字,在他看来,这才是推动指挥员向谋略型、打仗型、科技型、联合型转变的“舟”和“桥”。

还是熟悉的考场,却是不一样的规则。鹿文龙认真研究一番,迅速在心里完成“时间分配”。他时而奋笔疾书,时而冥思苦想,3000多字的作业要点新鲜出炉。当别人还在埋头苦战时,他带着“初稿”直奔参谋团队的帐篷。

“我把旅长作业时间压缩1个小时,这样和参谋团队一起攻关就多了1个小时,更有利于发挥团队作业的优势。”鹿文龙的一道“加减法”,貌似应试技巧,实为应战技能。最终,他在考核中夺得第二名。

“前年的考核也得了第二名,但这次的分量更重!”虽然与冠军失之交臂,但鹿文龙对自己的表现颇为满意。

记者走进一座座迷彩帐篷搭建的“中军帐”,往日考场上的“神枪手”“飞毛腿”回归导弹旅长的“战场角色”,分析上级意图、研判战场态势、优化编组配置、筹划火力突击,一场场“导弹战”的决心要点在指尖流淌跳跃,考场与战场之间的距离正在一步步接近。

比武鸣金,导弹旅长走出考场,复盘战局,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一位导弹旅长在独立完成初步决心的比拼中成绩稳居榜首,却在与参谋团队精算细算推动方案“落地”时扣了不少分,最终无缘前三名。他感慨道,千军万马看指挥,可离开团队支撑的指挥员个人再优秀,也不可能打赢“体系的战争”,这一败,刻骨铭心、令人警醒!

从“闭卷考试”到“开卷答题”——

战争从来不会有“翻版”,考核不能迷恋“标准答案”

火箭军导弹旅长竞赛考核,到底有多少“打开方式”?

首次“一旅一张卷”、首次“旅长主导+团队辅助”、首次按照联合作战纲要构建评分标准……一个个开创之举,无论是参加考核的旅长,还是观战评分的考官,都觉得眼前一亮。但“开卷考试”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

数十顶迷彩帐篷搭建的偌大考场,四周拉起了醒目的警戒带,考场内外都有巡查监督的考官,显得格外“森严”。与之反差强烈的是,导弹旅长居然个个都堂而皇之地带着方案计划、“三情”资料、辅助软件等进入考场。

旅长李进龙走进考场后,拿到实时下发的“补充想定条件”,迅速打开电脑,打开一份“预置”的预案进行修改完善。或是改变机动路线,或是调整兵力运用,或是转换阵地部署,头脑在飞速运转,手中不停地翻看着备用资料。

“2个小时作业时间,如果不依托实际的作战资料,很难完成作战筹划。”李进龙说,“别看让带着资料,如果对整旅情况不掌握,对这些资料不熟悉,就是让你找都不知道从哪里找。”

战争从来不会有“翻版”,考核不能迷恋“标准答案”。担任竞赛考核裁判长的火箭军指挥学院指挥系主任鲍伟,曾多次在重大演练中担任总导演。在他看来,“闭卷”“开卷”本无优劣之分,过去的弊端,不仅是题目局限在题库中,评判也是限定于“标准答案”的条条框框。这次考核,考官团队根据“一旅一卷”进行实战效果分析,也许很难做到绝对的公平,但实实在在检验了导弹旅长的打仗水平。

以考促训。这次考核之妙,恰恰就在旅长携带的备用资料上,让考核延伸到了座座导弹营盘。

翻开旅长李进龙厚厚的一摞资料和大量的电子文档,既有平常全旅进行作战问题研究的积累,也有在考核准备阶段集中攻关的成果。近一个月的时间,他带着参谋团队抛开杂务“闭门备战”,对涉及全旅兵力运用、行动战法、协同保障等几十个重难点问题逐一攻关,推动作战方案和各项准备细化落地。

“静下心来集中研究作战问题,短板找得更准、底数摸得更清、强化措施更实。”李进龙道出了其他导弹旅长的共同心声。现场指导竞赛考核的火箭军参谋部首长听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也正是他们的初衷:把竞赛考核作为提高指挥员能力的快速通道,牵引“倒逼”作战问题的深化研究。

火箭军导弹旅长竞赛考核,不再局限于一顶帐篷、一座方舱里的运筹帷幄,而是向多维战场的末端延伸,向深化作战设计和战法创新的方向拓展。采访这些导弹旅长,记者仿佛走进一个个硝烟弥漫的战场——

旅长汪涛把此前开展“活用战法、活用原理”活动的成果“嵌入”行动方案中,指挥作战群时而长驱直入、多向合击,时而机动待机、寻隙出击,打响一场场复杂条件下的“导弹战”。

旅长吕尔参发挥新型武器装备优长,探索创新间歇式打击、“蛙跳式”作战等新战法,运用到这次筹划作业考核“出奇制胜”,夺得竞赛考核第三名。考核刚刚结束,他就把“升级版”的新战法通知千里之外的任务分队,在实战中继续检验完善。

责任编辑:迟语洋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