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一棵“相思树” 永远家国情——来自戍边烈士李相恩战友和后人们的思念

来源:新华网
2021-08-14 10:26:09

原标题:一棵“相思树” 永远家国情——来自戍边烈士李相恩战友和后人们的思念

新华社呼和浩特8月13日电

新华社记者 梅世雄

在距离北京1000多公里的祖国北疆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有一个边防哨所,名叫三角山哨所。

这个哨所,日夜守卫着中蒙边境。这个哨所,发生了一个凄美而又悲壮的故事——

1981年1月,哨所26岁的连长李相恩与25岁的姑娘郭凤荣喜结连理。

李相恩(右)进行军事训练(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面对戍边军人保家卫国的天职和聚少离多的现实,年轻的妻子从未抱怨,更是许下一生的承诺:“你为祖国戍守边关,我为你照顾好家庭后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结婚仅仅3年多,妻子再也没能等到丈夫的归来。

年轻的妻子为寄托哀思,在哨所旁种下一棵樟子松。

哨所的战士来了一批又一批,走了一拨又一拨,而那棵“相思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守望着,寄托着军属对戍边官兵的思念。

2010年,郭凤荣去世前,特意嘱托儿子李心要把自己的骨灰撒在哈拉哈河,继续陪伴丈夫。

一棵相思树,永远家国情!

“相思树”的故事诉说着军人履行使命、戍守边疆的爱国情怀,见证了军属的无私奉献和对爱的执着坚守。在老连长事迹感召下,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三角山边防连的一代代官兵传承“北疆卫士”精神,为筑牢祖国北疆安全稳定屏障立下新功。

一条界河的铭记

蜿蜒流淌的哈拉哈河如飘带,分割出中蒙两国边界。

2021年5月30日,60岁的蒙古族汉子杨白乙拉,驱车数百公里,再次来到这条魂牵梦萦的界河。与杨白乙拉一同前来的,还有71岁的杨金龙和60岁的王长玉。

三位老兵从远方汇聚而来,只因这一天在他们的生命中具有特殊的意义——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三角山边防连邀请李相恩生前战友杨白乙拉、王长玉、杨金龙(从左至右)等回到连队,和官兵一起参加祭奠活动(4月29日摄)。新华社发(刘丹 摄)

1984年5月30日,内蒙古军区某边防独立营一连连长李相恩,带领蒙古族战士杨白乙拉骑马沿边境线巡逻,来到哈拉哈河边。

哈拉哈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平时河水不深,流速较缓。但在春暖花开时,河水会暴涨,形成滔滔巨流。

这是杨白乙拉第一次参加巡逻。“只有渡过河,才能完成巡逻任务。我们连管控的边境线,点多线长,丛林密布,情况复杂。”杨白乙拉说,“一路上,我感到步步惊心。”

两人行至河中央时,河水突然暴涨。一股巨浪卷来,杨白乙拉的马受惊,扬起前蹄一声嘶鸣,把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危急关头,李相恩翻身下马,纵身跳进冰冷的河水中,向落水的杨白乙拉游去。

“几乎就在我被河水淹没的瞬间,连长抓住了我。”杨白乙拉回忆,“连长用力托着我向岸边游去。渐渐地,我明显感觉到连长没有力气了。突然,我被连长用力地猛推了一把,被推到了岸边。”

这时,一个更猛的浪头打来,将李相恩再次卷进深深的漩涡中。杨白乙拉刚想回身去拉连长的手,发现连长已经消失在旋流中。

“连长、连长……”杨白乙拉撕心裂肺地呼喊着,痛哭着。

杨白乙拉所在的位置是一处被河水包围着的小孤岛,他被困在上面。

夜幕降临,李相恩和杨白乙拉还没回来,指导员杨金龙意识到,可能出事了!

就在这时,连长的战马浑身湿漉漉地回来了,围着营房奔跑、嘶鸣。

“连长出事了!”杨金龙立即率领连队文书王长玉等人迅速向边境线冲去。

“我们找到杨白乙拉时,已是深夜。”王长玉回忆,官兵沿着河道继续向下游寻找。

“连长,你在哪里?”声声呼唤响彻夜空,在寂寥的草原上空久久回荡。

29岁的边防连连长李相恩就这样走了,再也没有回来,没有给家人和战友留下只言片语。

一棵相思树的守望

李相恩被洪水卷走的那一天,他的儿子李心,刚刚过完两周岁生日。

这是李相恩(左)生前与妻子郭凤荣、儿子李心的合影(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母亲抱着我,从千里之外赶到部队,在河边整整伫立了3天3夜。”今年39岁的李心说。

郭凤荣一直呼唤着丈夫李相恩的名字,谁也劝不走,最终昏倒在河边。

躺在连队卫生室里,郭凤荣醒来的第一句话是:“相恩还活着,我要把他找回来!”

一天天,一夜夜,郭凤荣守望在哨所旁,望眼欲穿地期盼着丈夫归来!

部队全力搜救2个多月,仍然没能找到李相恩。

“20多年来,母亲始终有一个信念,总认为父亲还活着,说不定哪一天就出现在我们面前。”接受记者采访时,钢铁汉子李心一次又一次热泪盈眶,“因为父亲的遗体一直没有找到。”

李相恩的儿子李心(左)在家中给儿子讲故事(4月22日摄)。新华社发(刘丹 摄)

第二年春天,郭凤荣又一次来到连队,登上哨所最高处,栽下一棵樟子松。

“相恩,你看到了这棵树,就如同看到了我,听到了我的呼唤。我一生一世等着你,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妻子……”郭凤荣把对丈夫深切的爱全部融入了这棵树。

此后每一年,郭凤荣都要到哨所,看一看边防战士,望一望樟子松。每一次,她都会来到哈拉哈河边,走一走丈夫的巡逻路,说一说心里的悄悄话。

日月轮回,斗转星移。从此,这棵树就像一名痴情的女子,日夜伫立在山顶,盼着丈夫的归来……

后来,官兵们把这棵树称为“相思树”。

“父母婚后一个为国戍边,一个守护后方。”李心说,两人聚少离多,多用书信沟通。“父亲牺牲后,母亲将所有信件视为宝贝,精心珍藏。”

李相恩牺牲时,郭凤荣只有28岁,既要忙于工作,又要照顾儿子和年迈的婆婆。时间久了,关心郭凤荣的人,都劝她重新成个家,找个合适的人搭把手。

郭凤荣一一婉拒,她说:“在我心里,相恩还活着,我的心都给了他,怎能再容下别人呢?”

长期操劳和过度思念,使郭凤荣积劳成疾。1998年,郭凤荣被查出胆管癌,后来又被查出肝癌。

从天而降的厄运,没有击垮这位不屈的军嫂。郭凤荣的生命极限超出医学专家的预料。

2010年5月,郭凤荣病情加重,在李心的劝说下,来到北京进行第二次手术。这一次,郭凤荣没能逃过生命的劫难。

“母亲知道属于她的时间不多了,让我给部队领导打电话,说想将自己的骨灰撒在哈拉哈河,永远陪着父亲。”李心说。

这也是丈夫牺牲26年来,郭凤荣向部队提出的唯一要求。

郭凤荣走了,走得很安详。那一天,天幕低垂,随着凄婉的哀乐,郭凤荣的骨灰,连同一串串菊花瓣,撒向界河。

郭凤荣带着向往与期盼投身河流,与心爱的丈夫实现永恒牵手。

一种精神的传承

三角山边防连夜色静谧,连长王禹博迟迟没有松开挂断的电话,他不敢相信妻子易思嘉流产的事实,自责、懊悔、无助,一股脑涌上心头。

当晚,王禹博走进连队荣誉室,来到那尊“李相恩烈士”铜像前。每当他感到沮丧、背负压力时都会来到这里找老连长说说心里话。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三角山边防连官兵参加祭奠李相恩烈士活动(7月14日摄)。新华社发

这是三角山边防连第19任连长与第5任连长,跨越37年的时空对话。

“凤荣预产期一天比一天接近,我接到上级命令,到教导队训练新兵,军令如山,回家团圆的计划又成泡影……”打开展柜里老连长泛黄的日记本,王禹博泪流满面。

王禹博的爱情既简约又浪漫。2019年初冬,川妹子易思嘉第一次来到三角山边防连时,正是冰封雪裹的时节,她最大的感受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冻透了!

然而,王禹博与连队战友们的热情深深地打动了易思嘉的心,王禹博骨子里边防军人的威武气质,更是令她一见倾心。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官兵在“相思树”下举办集体婚礼(2011年1月17日摄)。新华社发

2020年10月,易思嘉成为王禹博的新娘。在“相思树”下,二人携手献上蓝色的哈达,两条纯净的哈达在湛蓝的天空下迎风飘舞,宛若脚下蜿蜒流淌的哈拉哈河,涓涓长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婚后的王禹博与爱人易思嘉分隔两地,聚少离多。和老连长与妻子一样,他们二人也保持着鸿雁传书的习惯,写信可以寄托相思,他们就把彼此的思念用文字倾诉在信件里。

“禹博,来信收悉,真高兴小巴特尔考上大学了,我会继续支持你做的一切……”在爱人的支持下,王禹博连续三年资助的蒙古族贫困高中生巴特尔终于圆梦大学。

信笺两端,是二人欣慰的笑脸。

自2018年至2021年,王禹博连续4年带领连队在旅岗位技能比武竞赛活动中夺得建制连第一名,并取得多个单项名次。战区陆军“强军先锋”人物、“优秀基层干部”、“四有”优秀军官、荣立个人三等功……王禹博觉得,军功章的一半属于妻子。

秉承着三角山边防连的光荣传统,老连长李相恩的精神一直影响着该连所在边防营的全营官兵。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三角山边防连官兵在“相思树”下学习李相恩的英雄事迹(8月9日摄)。新华社发(孙路 摄)

前不久,上等兵高本力手榴弹投掷作业时不慎将一枚手榴弹投在防弹墙上,弹体顺势掉落至脚下防弹墙小沟内,营长柳坤峨第一时间发现险情,迅速将高本力拉向隐蔽壕。二人成功避险。

“老连长当初为了救战友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也一样……”谈及这惊心动魄的一刻,柳坤峨说。

官兵们都说,老连长并没有走远,一直在他们身边……(参与采写:沈利松、王琢舒、刘丹、王晶宇)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三角山边防连官兵骑马巡逻(6月25日摄)。新华社发(沈利松 摄)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三角山边防连官兵在国门下巡逻(8月9日摄)。新华社发(孙路 摄)

责任编辑:王天玥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