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狙击枪王的“中场战事”

来源:解放军报
2021-03-17 08:25:54

  原标题:狙击枪王的“中场战事”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王钰凯 相双喜 特约通讯员 马 振

  意料之外与情理之中

  最初接到代理指导员命令时,陈明非常意外。一方面,他是训练骨干,按理说应该代理连长;另一方面,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到自己的连队。

  去年7月,陈明组织完战区陆军狙击手集训,匆匆赶到第76集团军某旅的高原驻训点。这个时间,比连队参加驻训任务晚了整整1个月。这个驻训点,距离连队驻扎区域还有1天行程。

  作为连队最老的兵,想到战友们在海拔更高、更艰苦的地方坚守,陈明希望尽快加入队伍。

  当晚,陈明向旅长报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急。”旅长对这个已经38岁的老兵说。

  第二天,陈明接到通知:到三连报到,代理连队政治指导员。

  陈明很吃惊:在旅队的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士官代理指导员的情况。

  陈明归队心切,本不想去,但他必须服从命令、服从大局。于是,陈明成了三连代理指导员。

  陈明觉得意外,在营长张奇看来,却是情理之中。

  2018年,张奇和陈明一同带队参加“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赛后,陈明将22天参赛过程梳理回放,写了15000余字的书面总结,改进了31条狙击手训练的具体做法,最终被旅机关汇编成册。

  “我认为陈明完全可以胜任指导员的岗位。”张奇说,“他不仅有很强的总结与教学能力,还很会给集训队队员做思想工作。”

  一次集训,教练员三番五次地教动作,一名下士就是做不好,急得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甚至产生了退出的念头。

  陈明想了个办法,每打完一枪,他就带着下士跑到靶纸前,观察弹着点位置,并用直尺测量弹着点之间的距离,以便纠正狙击动作,使弹着点分布更集中。一个来回是1200米。下士嫌麻烦,但看到比自己年长十多岁的陈明还在坚持,只能继续练。

  一声枪响,一个来回。当头顶的太阳落下山,漫山遍野的骆驼刺扎满裤腿,下士终于熟练掌握了动作要领。

  作为全旅最优秀的狙击手,陈明几乎每年都会带集训队。集训队里,队员情况各不相同,陈明总能找到合适的方法应对。

  “尤其是在生活的细枝末节中,陈明将每个人照顾得很好。”下士陆东坡说,“吃饭时,他每次都是最后一个吃……”

  对于为什么用士官代理指导员,该旅领导解释:因为任务需要,旅队临时成立了3支执行专项任务的连队。在安排连队主官时,空缺一个指导员岗位。“如今士官的作用越来越重要,我们想让士官试一试。”该旅领导说。

  同时,该旅领导提到前不久的一次蹲连住班活动。陈明是连队士官支委,常年列席连队党支部会议。当时,政委问陈明:你认为带连队的关键是什么?

  陈明回答:“以连为家。当连队建设与官兵成长同频共振,官兵能从中获得存在感、归属感,连队就能建设得像家一样好。”

  政委认为,个别连队干部之所以和士兵有隔阂,往往是因为出发点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士官代理指导员,可以同时站在主官和士兵两个角度思考问题,成为连队官兵之间的一条纽带。

  加上官兵们普遍对陈明比较认可,综合考虑后,旅党委决定让陈明代理三连指导员。

  20年的狙击生涯中,陈明前前后后经历过12任指导员,他有着一套自己的方法。关于能不能带好连队,陈明表示“有信心,也有压力”。“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都会像练狙击一样全神贯注、全力以赴。”陈明说。

  “发光”的子弹与连队的“靶心”

  休息时,陈明喜欢和三级军士长张华杰,在连队活动室乒乓球桌上切磋一下。

  张华杰擅打旋球、吊死角。陈明不同,他习惯先防守,然后瞅准机会,突然发力,用一记强力扣球直击对方防守漏洞,结束比赛。

  “我觉得打乒乓球和练狙击是一样的。”陈明说,耐心蛰伏后发起必杀一击。

  有战友说,陈明达到了狙击手的一种境界:人枪合一。即使狙击枪不在手中,狙击的思维方式也早已刻到他的骨子里。代理指导员之初,他就遵循了狙击的逻辑方式——寻找并解决连队的“靶心”问题。

  三连是一支临时组建连队。全连不到100人,来自近20支建制连队。人员多、流动快,是连队最大的特点。

  为此,陈明定下一个目标:做好临时人员的思想工作,让每个来到三连的战友都能有所收获。

  上士邵明晨曾在陆军“特战奇兵”比武赛事中获得过格斗比武第一名。自幼习武、性格粗犷的他,素有“倔牛”之称,曾因思想一时转不过弯,当众顶撞新兵班班长。很多人都把他当“刺头兵”。

  按照一般想法,临时连队只求“刺头兵”别出事就好。陈明并不这么看,他让邵明晨当骨干、带队伍。“想要当好骨干,就得逼着自己融入战友中。”陈明说,这招很快有了效果。一次高原考核,6个特战课目连贯实施,重点检验全班的团队配合能力。经过一整天比拼,邵明晨所带的班最终取得了团体第一名。

  这些年,陈明带教过的狙击手数以千计。对他而言,每个士兵都像是一个密码盒,需要他去“解锁”。

  一次,陈明发现一名中士多次违规使用手机,便暂时将其手机没收。不承想,这名中士随即称“病”压起了床板。

  于是,陈明拉着中士去操场聊天散步。“其实是我陪他。”陈明说,他和中士天南海北什么都聊,但不白聊,同时也治“病”。几次“聊”下来,中士利用新闻点评的机会,主动在全连官兵面前承认了错误。

  几个月下来,陈明发现思想政治工作与狙击的不同:练狙击,命中目标的瞬间即结束,但思想政治工作是一个持续解决问题的过程。

  上等兵唐博是个两头冒尖的士兵。在才艺方面,他擅长主持、配音、歌唱,是基层难得的文艺人才;但在自我要求方面,就有些“松松垮垮”。

  与唐博几次谈话后,陈明发现了问题所在——唐博行事懒散,缺乏毅力。自己虽然想改,却总坚持不下去。

  于是,陈明跟唐博讲起了自己练狙击时的故事——

  陈明是左撇子,但狙击枪的抛弹口在右侧,如果用左手扣扳机时,弹壳会打到嘴唇或者脸部。陈明便通过右手拿筷子来训练自己。刚开始,他夹不稳,经常把菜掉在地上。连队开饭速度很快,陈明有时连肚子也填不饱,但他坚决不换手。“必须坚持,这个问题改不掉,就成不了一名好的狙击手。”

  现在,不管是拿筷子还是扣扳机,陈明都是用右手。几乎很少有人知道,“枪王”竟是个左撇子。

  受陈明的影响,唐博开始严格要求自己。在年底的士官选晋中,唐博得到大家认可,顺利晋升为士官。

  “思想政治工作虽然有时不能立竿见影,但越干越有意思。”陈明说,“看到用心培养的战友逐渐成长,我特别欣慰、开心。”

  关于教育,20年的军龄给了陈明足够底气。他喜欢用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来引导官兵——

  面对比武失利的官兵,陈明和他们分享自己的遗憾:年轻时,陈明因过了年龄,错失“提干”机会。但他没有气馁,用自己的坚持在狙击领域持续“发光”。

  面对已有子女的士官,陈明和他们分享女儿的故事:陈明称女儿为“我的茜茜”,他会带女儿去参加户外活动强健她的体魄,用科学方式培养她的专注力。

  面对入伍不久的新兵,陈明和他们分享父亲的故事:父亲本就不苟言笑,母亲离世后,他更加沉默寡言。最近的一次见面,陈明给父亲播放了自己参加《挑战不可能》的视频。父亲看完后笑得像个孩子,对陈明说:“你要好好干,你好我就好。”

  当狙击手时,陈明想当一枚“发光”的子弹,他10余次参加国内外重大狙击手比武竞赛,6次荣立三等功。当指导员时,陈明更愿意成为一个装子弹的枪膛,让更多的子弹通过他的引导飞得更快更远更准,变成更多“发光”的子弹。

  冰冷的枪与温暖的人

  在陈明的眼神中,很难看到影视剧里描述的专属于狙击手的冰冷与杀气,更多的是那种老班长式的温和与亲切。如果不是常伴他左右的那把狙击步枪和身上的迷彩服,几乎不会有人将陈明和狙击“枪王”联系在一起。

  自从代理连队指导员,上教育课成为陈明必要的工作内容。战友们喜欢听陈明讲课,是因为他总能讲到大家的心坎儿里。

  一次上教育课是学习“硬骨头六连”的事迹。当播放“硬骨头六连”副连长牺牲前给未出生的儿子写信时,陈明想起了自己连队的一些新兵——他们有的母亲常年患病卧床,有的父亲丧失劳动能力,有的是单亲家庭……

  随即,陈明第一个上台谈了感受:“我了解到一些战友的家庭很困难,却依然无怨无悔地坚守在这远离亲人、寒冷且缺氧的雪域高原,大家的事迹同样令人感动……”

  听着听着,上等兵王航清哭了。又过了一会儿,他发现全连许多战友都流泪了。

  目前,陈明保持着上教育课绝不念稿的习惯。在他看来,官兵们对这种念讲稿式的讲课并不“买账”——指导员在台上念,官兵们在台下记。

  “念讲课稿就像校枪,狙击枪只是按照狙击手的要求进行修正。”陈明说,官兵是有温度的人,不是冰冷的枪。教育要达到效果,就要用情触动官兵心灵,让他们自己去思考,而不是机械式的抄记。

  去年10月下旬,陈明接到战区陆军高级士官选取晋升考核通知,他即将晋升为二级军士长。这意味着他要暂时离开这支临时组建的连队。

  出发前一天,上等兵李瑞东来连部销假。一进门,李瑞东向陈明敬了一个军礼。

  一个月前,李瑞东的奶奶去世了。陈明得知情况后,立刻安排文书去机关批假,自己则协调车辆,帮李瑞东规划回家路线。

  李瑞东和家里打完一通电话,泪流不止。看着眼前这一幕,陈明不由想起3年前母亲离世的情景。

  那时,母亲突发疾病,组织立刻批了假,陈明得以见到母亲最后一面。“这个时候及时批假会温暖战士的心。”陈明说。

  那段时间,优先予以批假的还有准备回家结婚的中士刘兆星。由于长时间待在高原,刘兆星看起来满脸沧桑。

  “这脸能回去结婚吗?”陈明严肃地说,他特意找来一套面膜递给刘兆星,“贴上!”

  陈明尽力照顾到连里的每一个人。那天,一支特战小队在连里借宿,准备下山参加比武。陈明利用空闲时间,专门过去给他们讲了比武中的注意事项。

  晚上,陈明正在收拾行李,张华杰突然唱起歌:“老兵老兵你要走,老兵老兵我们会想念你呀……”连长马新庆削了个苹果递给陈明,并祝他:“一路平安。”

  “又不是再也不见面了。”陈明乐呵呵地接过苹果。

  趁着还未熄灯,陈明来到体能训练室。代理指导员以来,他每天坚持“小练兵”,以确保一名狙击手的运动能力。

  高原的夜晚格外冷,总能让陈明想起练狙击时的感觉:孤独且冰冷。

  初练狙击,陈明总是一个人扛着轮胎趴在水泥地上练瞄准。狙击不同于速射,狙击枪几乎不会遇到步枪速射时枪管持续发热的情况,有的只是和地面相似的冰冷。

  陈明又想起不久前,洗脸时不慎将水弄进了眼睛,整个眼眶通红。上等兵陶义雄看到后,立刻去卫生队给他拿来滴眼露……

  正是身边这些看起来不足挂齿的小事,让陈明感到心里暖暖的——这是狙击枪无法带来的温度。

  去年年底,陈明顺利通过战区陆军高级士官选取晋升考核,成为一名二级军士长,戴着新军衔回到了高原驻训地,继续代理三连指导员。

  新年伊始,三连受领了比去年更多的任务:进行高原体能数据测试、迎接上级检查、组织战备演练……

  前不久,旅机关对三连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成立三连原本是为了有一个‘中转站’,没想到被你们建设成了‘加油站’。”旅长的这个评价让陈明感觉心里好像“喝了蜜一样”。

  代理指导员已有8个月,对于陈明的整个狙击生涯来说,这仅仅是一段插曲。不到一年的时间,还不足以实现那个“让每个来到三连的战友都能有所收获”的“野心”。

  新年到来,陈明给连里搭建了心理疏导室,设立了爱心信箱,还用木板做了个书架,用来摆放书籍和官兵们捡来的高原石头。

  这些,都是他在为实现新的目标做铺垫。陈明希望在三连营造一种属于家的环境,一个不仅是官兵身体休息的地方,更是他们心灵栖息的场所。

  对自己的“小目标”,陈明满是期待,“也许今后这个临时成立的连队,会成为年轻官兵军旅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也许他们能够从这里出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责任编辑:迟语洋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