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连线战位 南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

我们在深海里思念亲人

来源:解放军报
2021-03-02 10:26:41

  解放军报记者 卫雨檬 通讯员 唐思宇 郑洪胜

  图①:春节期间,南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执行海上巡航任务。

  图②:大年三十,担负值班任务的韦永乐正在保养装备。

  张元烁摄 

  大洋深处,一艘潜艇悄然航行,庞大身躯激起道道涌波。

  千里之外的军港里,另一艘潜艇静静停泊。潜艇内,作战部门长李俊正进行例行检查。港口远处灯火闪烁,一派热闹祥和之中,人们期盼着新春的到来。

  这并非李俊首次在除夕战备值班,以往在海上过春节也是常有的事。仿佛是习惯了,他在安宁的氛围中,默默倒数着时间。

  零点到来的那一刻,原本静谧的军港里热闹非凡。在舰艇久久不息的鸣笛声中,这些潜艇兵迎来了他们的新年。

  声呐兵的耳机里,有家乡的四季

  挂上红灯笼,贴起一张张福字和春联,平日里严肃的营区瞬间有了年味。大年三十清早,中士李军登上潜艇,进行机械检拭。

  今年春节,李军没能和家人团聚。此刻,他正头戴耳机,通过耳边传来的声波,确认潜艇螺旋桨是否正常转动。“这个来自西北的小伙子很踏实,很认真。”一直看着他成长的作战部门长李俊说。

  从甘肃小镇到南国海滨,再到跟随潜艇徜徉在无垠大海的深处……李军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走得这样远。

  刚当兵那两年,每次出海前,李军总会跟远方的父母说:“我要出差忙一段时间,就不联系你们了。”

  他最怕父母问自己去哪儿,因为就像《潜艇兵之歌》里唱的那样,“不要问我在哪里,问我也不能告诉你。”久而久之,听到他说要忙,父母也就不再问了……

  “水下漆黑一片,声呐兵就是潜艇的眼睛和耳朵。”多年来,李军在深海辨别不同舰船驶过的声音,帮助潜艇“在群狼环伺的复杂环境中安全航行”。除了聆听大海中各样的声音,他的耳机里,还有家乡的四季——

  鱼雷在深海里的爆炸声,像春天旷野中的惊雷;海洋中鱼类的叫声,如同夏日夜晚的蝉鸣;渔船航行时,发动机高速转动的声音,和深秋时自家附近山头上,杨树林簌簌的落叶声很相近;而海浪翻涌,则让他想起了冬季的北风……

  每一次听到这些声音,李军仿佛回到了遥远的家乡。

  结束了艇上的机械检拭,李军回宿舍给家人打去电话。没有出海的春节,能听到家人的声音也是一种幸福。

  通话进行了很久。放下电话时,李军抬手看到,手腕上表盘的指针已指向中午。眼前的这只白色石英表,是两年前父亲送给他的。那时,不善言辞的父亲拿了一个盒子,对他说道:“这个表我戴着不合适,给你吧。”

  从此,李军戴着这支手表值班、训练、出海。即使在大洋深处的潜艇里,不见阳光的每一天,白色石英手表依然陪伴在身边,一如始终牵挂他的家人。

  0.3平方米的战位,离海最近的地方

  大年三十晚上,下士韦永乐完成了一天的艇上值班。

  晚风轻拂,军港里夜色安然。此刻,烧烤晚会已经进行到了高潮。搬来折叠椅坐在院中,拿起面前的一把把烤串,韦永乐享用着自己的年夜饭。眼前过年的感觉,对这个壮族小伙来说别有一番滋味。

  有那么一瞬间,韦永乐想把口中喷香的烤肉,包在柔软的糯米里一起吃掉。此刻,韦永乐在广西的家人也正吃着年夜饭。自家餐桌上,一定会有那道母亲包的咸肉粽子,这是他入伍之前最熟悉的味道。

  18岁离开家乡,韦永乐成为一名潜艇兵。今年22岁的他,春节期间仍然坚守在舱段兵的岗位上。他工作的二舱舱底,是离海最近的地方。这个只有0.3平方米的战位,排布着密密麻麻的仪器和管路,是控制潜艇沉浮的重要一环。

  韦永乐至今记得第一次进入舱底的情形——“嘭”地一声,他迎面撞上了横在头前的管路。还没等缓过神来,他的半只脚又踩入了地上的水洼……如今,面对各种恶劣的海区环境,韦永乐可以有条不紊地操纵每一个阀门,顺利执行任务。

  每次出海,韦永乐会将一盒茉莉花茶带上潜艇。韦永乐的家乡广西横县,被称作“茉莉花之乡”。每逢初夏,朵朵洁白的小花在枝头随风摇摆,飘香四溢。

  潜行深海,狭小封闭、不见阳光的空间,难免会让潜艇兵感到枯燥。休息时间,韦永乐会和李俊一起下象棋。这是他紧张训练之余最轻松的时光。

  棋盘边,一杯温热的茉莉花茶沁人心脾。“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轻哼着悠扬的旋律,身在大海深处的韦永乐,依然心怀着远方的故乡。

  有一种喝彩,是军港的鸣笛

  从除夕夜到大年初一,李俊是在潜艇上迎来新年的。上艇值班前的那场烧烤晚会,他和战友们用歌声燃起了节日的氛围。

  初中时,李俊常常抱着吉他自弹自唱。晚会上,从《故乡》到《精忠报国》,再到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一首首唱下来,嗓音有些沙哑的李俊终于放下了话筒。

  唱累了坐在人群中,不知是谁点的一首《千里之外》,勾起了李俊的回忆。他眼中的“千里”,是确切到1200公里的距离。

  几年前,李俊曾驱车从驻地驶向贵阳的家。除去汽车在船上渡过的路程,按照手机导航显示,他总计走过了1200公里。那两天的回家路,让他记忆犹新。

  这个不能和家人团聚的春节,李俊和他最熟悉的“战友”一起跨年。晚上7点,他从烧烤晚会现场离开,走上了潜艇。

  绕艇检查一周,李俊回到自己平时工作的舱室。值班时不让携带手机,突然从热闹到安静,他感到了一丝孤单。灯光下,李俊从口袋拿出一张照片看了起来。

  照片里,两个小孩在房间里手舞足蹈。那是李俊和姐姐小时候过年时的合影。除夕夜,一家人以这样的方式在此刻团圆。

  零点在宁静中到来。倒数最后一秒,军港所有的舰艇齐声鸣笛,经久不息。那一刻内心的震撼,让李俊体会到了一种神圣感:“这些船仿佛也知道我们在为国守岁,鸣笛声听来像是对我们的一种喝彩。”

  午夜,军港重归宁静。李俊从舱室的墙面翻下一张铁床,和衣平躺。离他不远处,是数枚摆放在架上的导弹。

  大年初一凌晨,在这个看不见的战位上,潜艇兵和导弹“并肩而眠”。

责任编辑:刘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