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军营特写:3名守礁兵退役了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02-25 06:20:56

  2月20日17时许,海军陆战队某旅的7名官兵站在了军港码头上,其中有3名女兵手里捧着鲜花。一行人专门为迎接因守礁延迟退役的3名老兵而来,这3名老兵分驻不同的礁盘,他们是四级军士长张虎跃、上士白金锐、上等兵闫亚杰。

  “向为国守礁413天的勇士致敬!”3名老兵背着背囊下了舷梯,在一批舰艇兵钦羡的目光中接过鲜花,回以军礼。老兵们一个比一个激动,兵龄最长的张虎跃,黑黢黢的脸上还泛起一丝羞涩。

  归营路上,当了14年班长的张虎跃望着车窗外繁华的街景和热闹的人群,捶着隐隐作痛的右膝,“住在灯塔里这么久,住得值。”他说。

  张虎跃曾立下3个三等功,其中两个与南海有关,一次是2018年4月的海上大阅兵,一次就是在礁盘上。张虎跃坦言自己没啥浪漫情怀,不像有的战友退役了会从礁盘上带回一瓶海水、一瓶沙,他总觉得,行李箱里叠上几套洗得发白的海洋迷彩服,就够了。

  下礁前一晚,张虎跃下岗后翻来覆去睡不着,每当战士们去接岗,他都会提醒一句,“不要超时了。”从当初应征体检到如今即将完成使命,往事如电影画面般一帧帧闪过,不舍之情如潮水般涌来。他安慰自己,卸下了领章、臂章和胸标,党徽还在。

  临登舰了,一向以粗犷示人的张虎跃还是没绷住,眼泪滴在了紧紧相拥的战友背上。挥手时,他给班里来送行的战士喊出了最后一道命令,“以后要是再被评为先进班,就告诉我一声。”

  家中妻女还不知道张虎跃守礁的事,只知道他今年能回家,以后能一辈子守着娘儿俩。张虎跃也不知道家乡的高铁站会有惊喜等待着他。妻子为他定制了欢迎横幅,8岁的女儿张铭轩这几天每天都吃棒棒糖,准备给“常年‘泡’在电话里”的爸爸献上了一个超级甜的吻。

  旅机关为3名守礁战士开辟了办理复退业务的绿色通道。第二天,河北石家庄籍上等兵闫亚杰就办好了全部离队手续。

  军旅生涯的终点,闫亚杰带不走与主权碑的合影照,却带上了最美好的回忆。带队领导协调了一台电磁炉,从菜地里拔了些青菜,用一锅牛肉火锅和一大瓶雪碧为他饯行。

  下礁了,闫亚杰迷彩服上衣左口袋还装着单位统一制作的两寸口袋照,这张过了塑的照片是他父母的合影。他说,“人这一生,总得让父母骄傲那么一两次。”他准备回家告诉爸妈,自己服役的700多天里,半数以上的日子都是在一级战备状态下度过的;直面敌情,他没有给家人丢脸,和战友们一起“让豺狼变成了二哈”。

  除了父母,他还要在复学后告诉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学院的同学们,他和一批最精悍的勇士一起服役过。礁上举办拔河比赛,他们派出的12人“薅”赢了兄弟部队所有的参赛队。半年后的又一场拔河比赛,主办单位干脆不让他们参加了。

  2月22日的退役仪式上,他望着操场上迎风飘扬的国旗,把部队领导在主席台上讲的一句话深印在心底,“脱下军装,不脱英雄本色!”

  向军旗告别,家在山东临沂沂南县的白金锐眼底一潮。作为连队的射击技师,他忘不了寒训时内蒙古和吉林的风雪,忘不了高原驻训时滇东的大雨,忘不了粤西海岸线漫卷的热浪。作为礁盘2号点位的负责人,他忘不了每天荷枪实弹在防波堤外淌下的热汗,忘不了巡逻路上脚后跟磨出的血泡,忘不了在军旅最后一个年头流下的热泪。

  带上礁盘的一部老年机,只能让白金锐听听家人的声音。去年6月,这部价值120元的手机里传来了妻子的怒吼:“你生,你死,你给个信儿。”他不怪身在“红嫂之乡”的妻子。拨通电话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两岁半的儿子白振廷又因肠胃炎住院了。

  说到这里,白金锐捂紧了双眼,“孩子这么小,这么可爱,老是往医院跑,谁不心疼啊。”

  下礁时,他给儿子准备了十数枚贝壳,怕在舰上被风浪颠碎,还用白床单包得严严实实的。这份礼物虽然没打上蝴蝶结,却是白金锐能想到的最好的礼物。他有一个心愿,等他的“小白白”再长大一点,就带他来看看自己守卫过的大海和土地。他要告诉儿子一名老兵坚守于心的信念:“有国才有家!”

  夏德伟

责任编辑:肖天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