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军事

军民

义诊行程超2万公里 50万那曲人叫得出她的名字

2018-04-16 08:17:04 解放军报

  创新15项实用护理技术,义务巡诊累计行程超过2万公里, 50万那曲人民叫得出她的名字……作为人民网评选的“责任公民”,彭燕早已把自己“嫁”给那曲,她说只要这里需要,就会坚守下去。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嫁”给那曲

  ■晏 良

  太阳好像忘记掌管天空,雪花如棉絮一般盖住苍穹,四月走进那曲,面对万里苍茫,很多人心都凉了。不过,在彭燕眼里,这里的景致是独一无二的,值得一生相伴。

  此刻,39岁的彭燕伏在窗台上,欣赏屋外漫天飞舞的春雪。她下意识地伸出右手,很想抓住一片雪花,可是受脑神经痛困扰,她的右手抖得厉害。

  雄鹰飞不过无边雪海,老兵敌不过无情岁月。在藏北高原坚守了19载,彭燕的身体开始报警。“哟呵,不听使唤了。”既然右手停不下来,彭燕决定给它找点事干,以免为患者扎针时出现闪失。

  彭燕摊开宣纸,练字抒怀,写下生活感言:家在那曲。

  这话掏心见肺。19年前,彭燕从原成都军区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毕业。站在校园眺望高原,她仰望那曲,写下分配志愿:到全军驻防海拔最高的单位工作。

  亲人知情后,先是错愕,继而对她开展“车轮劝”——

  “留在内地吧,在西藏工作要遭很多罪……”母亲动员,无果。

  “如果非要进藏,那就选个海拔低一点的地区……”父亲苦劝,无效。

  认定“人往高处走”的彭燕,最终在亲人的嘱托和祝福声中,来到了藏北高原。从此,那曲就成了她的归宿。

  走进冰雪王国,彭燕和一同毕业进藏的战友们立石铭志:下书“海拔4516米”,上刻“祖国,这里有我”。彼时,他们每人栽下一棵扎根树。而今,那片林子只余一棵独苗在此顶天立地,那批新干部仅剩彭燕在这里战天斗地。

  苦地方,险地方,都是建功立业的好地方。那日从内地休假归队,彭燕没有先回自己的宿舍休息,也没去高压氧舱休养,而是直接到了军分区保障营门诊所,走上熟悉的战位。

  彭燕向门诊所所长刘俊报到,请求“分配任务”。恰在此时,刘俊的手机突然响起,260公里外的某生产连战士郝兵兵病倒了,卫生员束手无策,请求支援!

  挂断电话,刘俊略显为难,“所里的医生全去驻训点巡诊了,我现在是‘光杆司令’……”

  “我去!”彭燕主动请缨。

  刘俊考虑到她刚回高原,不能操劳,并未马上答应。

  “你就放心吧。”看着领导迟疑的目光,彭燕读懂了对方的顾虑。她立刻强打精神,把嗓门提高,声称自己“早已练就高原心脏,这次回来没啥反应”。

  就这样连哄带骗,彭燕很快踏上了下连送医的征程。

  救护车在沙石路、翻泥路组成的“动感地带”上疾驰,彭燕的心晃得像荡秋千似的,不一会儿就开始眩晕呕吐。司机怕她扛不住,提议停车休整片刻。

  “把多余的东西吐出来,舒服多了。” 彭燕故作轻松地说,她让驾驶员加快速度,因为“救人如救火,一刻也不能耽搁”……

  车行天路,风雪兼程。眼看连队近在咫尺,可一个冰坡横陈设障,路面像抹了油一样湿滑,连牦牛都攀爬失败,灰溜溜掉头折返……彭燕找出绷带缠在脚上,毅然踏冰而行。她背上药箱,拄着木棍,边走边撒食盐,向着连队方向一步步推进。

  狂风卷着雪花,漫天飘洒。彭燕压低身子,弯腰前进,她的军装略显肥大,在风中“哗哗”作响。

  眼前的彭燕,太瘦了。身高1.63米的她,经过一个假期的调养,仍然不足50公斤。如此消瘦单薄的女子穿行风中,甚至让人担心她会被风吹跑。

  透过老照片追忆渐行渐远的青春,可以看出,彭燕曾经也是 “重量级”人物,脸儿圆,双下巴,胃口好,喜健身……

  为“医”消得人憔悴。被那曲的风刀雪剑“削”了19年,彭燕越来越单薄,以致于她在风雪中赶路十分吃力,可她跌倒了爬起,再跌倒又爬起……

  步行约1小时后,彭燕终于抵达连队,她抖落肩上的积雪,立刻为患者诊治。

  郝兵兵病得不轻,需要马上输液。彭燕立刻挂起药瓶,为患者消毒扎针。她发现气温太低,液体流动得有些缓慢,于是双手捧着药瓶,仰头不停呵气加暖,用体温和热气使液体温度升高。经过及时治疗,郝兵兵脱离了生命危险。

  这次“五百里加急”,把战友生命“举过头顶”,只是彭燕情系藏北的一个缩影。这不,从生产连返回时,她没有选择回到军分区机关,而是直接上了驻训场,去和门诊所的医护人员会合。

  勇士们开展极限练兵之地,军车难以抵达,彭燕就雇了辆马车赶过去。

  马铃“叮当”响,天使踏云来。登上海拔近5000米的天然演兵场,彭燕嘴唇发紫,面色煞白,腿如灌铅,头昏脑胀……同事们担心她出现意外,于是劝其吸氧调节。

  “如果军医都畏手畏脚、娇气矫情,你让指战员们如何放开手脚战天斗地?”此语出,众哑然。

  一则伤情报告此时传来:训练中,有名战士跨越堑壕时不慎扭伤了脚,前方准备派兵扶他过来医治。

  “走——我们过去!”彭燕说完,背起药箱就向高地走去。在她看来,伤员行走会加重伤势,让人护送又会造成新的“减员”,此时应当深入一线,伴随保障。

  彭燕来到伤员身边,准备帮他脱鞋验伤,岂料对方的脸胀得通红,并用手死死拉住鞋带……彭燕迅速做出判断,对方的伤脚肯定“味重”,所以有些难为情。

  “没事,姐姐也是汗脚,没准级别比你还高。”彭燕爽朗地哈哈一笑,故意营造“统一阵线”,使伤员打消顾虑,主动配合治疗。

  这名战士的脚臭味确实很浓,连他自己都有点闻不下去。不过,彭燕若无其事,专心治伤,让现场的“捏鼻一族”深受感染,大家蹲下身,一起搭把手。

  彭燕一心扑在战地卫勤保障岗位上,部队转战陌生地域,她就拎起药箱跟着转场。有时来不及洗漱,她也像大家一样就地抓把雪来“清醒清醒”。战士们诙谐地说,彭大姐按打仗的节奏抓保障,真正和大家打成一片,既留下一路芬芳,又和大家“臭味相投”。

  接连颠簸加上操劳过度,彭燕在驻训场上病倒了。同事们不敢大意,将她送回营区。从某种意义上讲,“保护那曲唯一的女军人”,在大家心中好比一项政治任务,不容有失。

  那曲历史上共有过57名女军人,工作超过10年的仅有7位。彭燕军校毕业上岗时,还有段绍慧、郑金玉两位大姐坚守那曲,她们并称为藏北高原“三朵雪莲”。可2002年1月和2003年8月,段绍慧和郑金玉因患高原疾病相继去世,她们的生命长度都不到37岁。

  彭燕被“撵”回单位,领导们又说起调离那曲这个老话题,可她依旧摇头。军医嘱咐彭燕好好休养,可她哪闲得住。你看,即使躺在病床上,她也在翻书阅卷,整理笔记。

  创新15项实用护理技术,义务巡诊累计行程超过2万公里, 50万那曲人民叫得出她的名字……作为人民网评选的“责任公民”,彭燕早已把自己“嫁”给那曲,她说只要这里需要,就会坚守下去。

  终于,病好了,雪停了。彭燕把笔放下,出门巡诊,苍茫天路上,留下一行或深或浅的脚印,通向军营,走向藏乡……

编辑:傅仁誉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阿富汗西部摩托车爆炸致6人死亡

  • 专题

    叙利亚东古塔最后一支反政府武装撤离

  • 专题

    美国扬言:无论联合国是否允许 都将对叙采取行动

  • 专题

    日本防卫大臣就自卫队日志瞒报问题道歉

  • 专题

    俄罗斯举行胜利日阅兵彩排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