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军事

军旅

铁骑之志,守护安宁 走进这支骑兵分队,领略新时代骑兵风采(组图)

2019-11-12 10:34:58 解放军报

  新时代的铁骑

  

  

  

  

  天苍苍,野茫茫,锋刃闪亮,战马列阵。深秋,在高原腹地一个空旷的马术训练场内,纵马驰骋,挥刀斩劈、穿越障碍、据枪射击……气势如虹,骑兵们尽显英姿。

  火箭军驻高原某旅骑兵连是担负作战任务的成建制骑兵分队。他们担负着数百平方公里的安全巡逻任务。

  铁骑之志,守护安宁。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这支骑兵分队,去领略新时代骑兵风采。

  ——编 者

  军马“神医”

  随着熄灯号响起,骑兵们枕着层层叠叠的风雪声渐渐进入了梦乡。

  “嗒嗒嗒……” 马厩里断断续续传来踢打声。

  兽医颜鲁伟起身披上大衣,打着手电去马厩查看。手电光打在唋唋喘着粗气的战马“黑旋风”身上,“天气冷了,黑旋风的关节炎发作了。”颜鲁伟先把“黑旋风”那条“老寒腿”绑在柱子上,再从随身携带的卷包里取出银针,一根一根扎在“黑旋风”的关节处。20多分钟后,“黑旋风”恢复平静,用头在颜鲁伟身上亲热地蹭了又蹭……

  颜鲁伟是军马神医,在方圆数百里的草原上也是响当当的“角儿”,就连许多牧民家的马匹都曾接受过他的诊治。前些年,草原上许多牧民家的马匹只要生病,就只能硬扛。自从颜鲁伟来到连队,草原上就多了一位巡诊兽医。牧民家的马匹死亡率下降许多。“草原,来了位给马看病的神医!”提起颜鲁伟,牧民们打心眼儿里感激。

  “神医可不敢当,就是用心了!”每次被人夸,这位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11号哨所班长颜鲁伟,始终非常谦虚。

  刚到骑兵连时,颜鲁伟赶上了连队里好多匹军马发病——肚胀。插胃管、灌石蜡、遛马……那时,用这些常见办法给马治疗,但效果不佳。好几匹军马陆续死掉。最让颜鲁伟刻骨铭心的是——那匹曾多次在巡逻路上救下战友生命,立下赫赫战功的军马“追月”也倒下了。“军马是有军籍的,但它们没有倒在战场上,却倒在马厩里……”从那时起,颜鲁伟痛定思痛,立志把治马的医术练好。

  颜鲁伟买来许多治疗马匹的兽医书,挑灯夜战反复学习研究,甚至把书桌搬到马厩里,开辟出属于他的第二课堂;他还利用宝贵的休假时间跑到内蒙古,跟当地牧民学习专业的医马技能……在不断地学习实践中,颜鲁伟的医术也越来越高超。

  马厩里冬天滴水成冰,夏天臊味冲天。2016年春夏之际,连队军马感染上一种传染病。为了保住每一匹军马的有生战斗力,颜鲁伟连续一个多月住在马厩旁,日夜看护着染病的军马。在他的精心照顾下,没有一匹军马病亡。

  又是一个初冬的下午,骑兵们赶着成群的军马蹚过一条溪流,颜鲁伟立刻在溪边记录着每一匹军马的身体状态,他扯开嗓子一声吆喝,马群朝着落日奔腾而去,留下一抹油画悬挂在余晖之下的草原之上……

  印象

  赤 诚

  ■骑兵连连长 马兆成

  作为“无言战友”的健康守护者,颜鲁伟用仁心和医术,展示了普通一兵的责任与担当。他的身上,不仅有呵护军马的善心,更有默默奉献的赤诚。

  “游击”哨长

  解下马鞍,喂过战马,马背上连续颠簸了几十里的田存良巡逻完一段路程,在2号哨所的荣誉室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准备前往下一站……

  每到一处哨所,田存良都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有人见过他在12号哨所的院子里弯腰除草,有人曾在他的带领下在7号哨所负责的山头巡逻,也有人看见他在21号哨所站哨查车……总之,在方圆400多平方公里的警戒区域内,哪里都有他爱哨、护哨的身影。

  7年前,作为被誉为“东方神剑第一哨”的9号哨所哨长,田存良带领这个优秀集体连续5年荣立集体三等功。声名远播的他在受到上级领导和战友们的肯定后,常被抽调至各个哨位进行传帮带。“游击”哨长就此得名。

  一次,11号哨所的哨长休假未归,副哨长接到外出学习的任务,上级决定田存良代理哨长。哨所虽小,责任重大,况且各个哨所地形、社情、民情、任务要求差异很大。巡逻、喂马、耕种大棚、整治卫生……在大小任务和活动中,田存良以身作则,很快得到11号哨所的战友认可。他还经常向休假的11号哨长张春汇报情况、提出问题和整改意见。张春休假归队,看到井井有条的哨所,乐得揽着田存良的肩膀:“老田,你就待这儿吧,别走了……”

  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上,气候恶劣、空气稀薄。7号哨所哨长张乐常年饱受胆囊炎折磨。上级安排他住院治疗,由田存良去7号哨所代理工作。田存良二话不说,第二天就打着背囊去了30多公里外的7号哨所……

  12号哨所地处以沙为主的干涸河床。哨所大棚里的蔬菜种植多年难有起色。田存良来到哨所后,第一件事就是鼓动大家从巡逻路上一点点背回新土改良大棚土质。他又与当地牧民商量,从牧民的羊圈里挖来一袋袋的羊粪。那段时间,大家都说田存良身上“臭烘烘的”。

  “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田存良是“臭烘烘”了,可是在瓜果成熟的季节,哨所战友们品尝到了新鲜的蔬菜、甘甜的瓜果。当大家邀请他共享劳动果实时,田存良又打起背囊到别的哨所传经送宝去了。

  这些年,田存良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利用各种机会分享各哨所成功的经验做法和光荣事迹。在聆听中,战友们开始慢慢理解荣誉的真正含义,也逐渐懂得坚守二字的伟大。

  就这样,几年下来,田存良刚出这山沟又进那山洼,背着背囊踏遍了所有哨所。有时一年半载,有时十天半月。尽管调动频繁,但不管时间长短,这位“游击”哨长在工作上从不打“游击”。

  这就是田存良,一位处处“游击”,却处处扎根、踏实的老兵……

  印象

  铆 钉

  ■某技术勤务站主任 王建伟

  日出高原,马满山坡;忠诚奉献,以连为家。田存良脚踏泥泞,俯首躬行,在荆棘和质疑中拓荒。和平年代,他是高原最不起眼的“铆钉”,铆在忠于职守的阵地上。

  马术“精兵”

  草原深处,苍茫天际,一匹棕红色的骏马奋蹄扬鬃,飞奔而来。倏忽间,马儿腾空直立、落腿站定,马背上跃下一个矫健的身影。他就是骑兵连四级军士长唐清盛。

  5年前,唐清盛从连队文书转岗成为一名骑兵。对骑兵来说,驯马并不轻松。未经调教的烈马装备部队后,连队都要挑出优秀的骑手来驯服。去年,营里接装的新马中,有一匹棕红色战马性情暴烈,一般驭手无法驯服。骑手刚跨上马背,它就腾空悬立,一会儿贴墙跑,一会儿就地打滚,连着摔伤3名骑手。唐清盛却耐心细致,试着和马儿“对话”。虽然最后他也被摔得鼻青脸肿,但他逐渐安抚住马儿的“暴脾气”。

  唐清盛驯马先从爱马开始。喂饲料、梳毛鬃、挠痒又擦身,他从早到晚精心呵护战马。渐渐地,马儿不再桀骜不驯。

  刚开始参加马术训练时,唐清盛身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经过缓慢跑圈、简单马刀劈刺训练后,他时不时胸闷、头疼、心率加快。一个月不到,唐清盛已是脸庞黝黑、嘴唇发紫。但他咬牙坚持,一直刻苦训练。从纵身上马、飞马越障到马上劈刺、马背射击,他各个击破,凭着一股狠劲练就一身过硬的马上功夫。

  一次,骑兵连组织了一场马术比赛。辽阔的草原上人声鼎沸,战马嘶鸣。一声令下,唐清盛飞身上马,镫里藏身、飞骑探物、挥舞马刀前斩后劈、左刺右戳,木桩、草人、人头靶等多个靶标纷纷落地。尤其令人惊叹的是他的骑乘射击。在狂奔的马上,无论是固定点位,还是移动目标,他都能百步穿杨,弹无虚发。最终,唐清盛一举夺冠。

  同年深秋,基地举行军事训练比武。唐清盛指挥全连数十匹战马摆开阵势,奔腾的马队时而呈梯形左冲右突,时而呈扇状两翼包抄……唐清盛和战友们的精彩表现,在比武场上赢得阵阵掌声。

  夜幕降临,骑兵连周围的山梁上不时传来刺耳的嗥叫声,那是成群的饿狼在觅食。五年骑兵生涯,唐清盛经历了多次险情,多半与狼有关。去年夏天,藏族新战士才官加巡逻时,因天降大雾与战友走散。唐清盛心急如焚,带领官兵骑马挎枪漫山遍野呼叫,并不时鸣放空爆弹。傍晚时分,他们才从一处石罅中找到迷路的才官加。此时,不远处传来的狼嚎声格外阴森恐怖,唐清盛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也庆幸找到了战友……

  这些年,唐清盛曾多次面临岗位调整的机会,但最终都放弃了。他说:“我离不开这群战马,它们是我割舍不下的战友。”

  印象

  能 量

  ■警卫营副营长 黄 帆

  策马冲锋,刀如闪电。他用高超的马术和娴熟的战斗技能,诠释了一名新时代士兵的能量,也让古老的骑兵焕发出新活力。

  “老马”识“图”

  马上拾币、翻越障碍、飞跨上马、策马展劈、马上射击……在一次军事考核中,如果单凭这些课目,汪富富就想从十名哨长中大比分胜出,几乎不可能。

  地形地貌标图和临机处突,才是他最拿手的课目!这位连队最年轻的哨长,常被战友们赞为一匹识途“老马”。因为汪富富心中装下了整条巡逻线。

  那片牧草茂盛的低洼地区,适合人员藏匿。就在几年前,汪富富曾经在那片低洼的地方,捕获了几名非法越境的人员,并将他们送到当地派出所。想到这里,汪富富在地图上标出了一个小小的记号。

  几十平方公里的巡逻区域,不可能一马平川。汪富富突然想到,在漫漫的巡逻路上,他们必须穿越的那座红石山。

  今年的第一次巡逻,雪花被肆虐的狂风裹挟着纷纷而下。汪富富毅然披上羊皮大衣出去巡逻。零下30摄氏度的气温,让他和巡逻的两名新兵举步维艰——漫天风雪阻碍了他们的视线,刺骨的严寒冻透他们的外衣。那天,在哨所“守家”,苦苦等待的张严涛看着汪富富把大家都安全带回,简直比过年还开心。“你瞧,我把大家都带回来啦!下大雪,我也能认路。”汪富富一脸轻松地说。

  汪富富还记得,在巡逻路上,有条极窄的断崖。一位战友的战马,就是在那里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主人。汪富富再次在地图上标下了重重的一笔……

  就这样,汪富富时常将那条自己走了无数遍的巡逻路在脑海重走好几遍。他太熟悉这条巡逻路上与他息息相关的每一个点位了。巡逻线上,哪里有个小小的旱獭洞容易别断马蹄,哪里有个稍微茂盛些的草甸可以歇歇脚,都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了一幅生动的影像……

  等到汪富富将“巡逻线”走上一遍,地图上已经标注满了大大小小的符号。知晓此事的上级领导点头赞许:“不简单,小伙子真有几把刷子啊!”

  除了心里有张“活地图”,汪富富也确实随身携带一张用了很长时间的老地图。这张地图上,板板正正地贴了一层又一层的透明胶带,工工整整地标注了各式各样的符号。这些符号,是汪富富在巡逻沿途遇到过的所有危险点。这张地图看起来不怎么精美,可它却见证了这位年轻哨长在哨所坚守的平凡岁月。

  印象

  使 命

  ■某技术勤务站政委 张海洋

  他跋涉了许多路,总是围绕着大山;吃了很多苦,但心中却满是幸福。“岗位哨位战位,无名无悔无愧,无上光荣。”他说这是自己作为高原军人对祖国的承诺。

编辑:徐林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2019年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

  • 专题

    领航强军新时代——中工网

  • 专题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

  • 专题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成立70周年

  • 专题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