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军事

军旅

扫雷官兵:探雷针与地雷的距离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2018-06-13 09:58:06 解放军报

  2017年11月27日上午,广西凭祥,随着南部战区陆军参谋长韩鹏少将一声令下,爆炸声顿时响彻云霄,山林中硝烟滚滚。 这“轰隆隆”的爆炸声,标志着中越边境广西段新一轮大规模扫雷行动正式启动。

  鏖战“死亡地带”

  ■孙进军

  “3、2、1,起爆!”2017年11月27日上午,广西凭祥,随着南部战区陆军参谋长韩鹏少将一声令下,爆炸声顿时响彻云霄,山林中硝烟滚滚。 这“轰隆隆”的爆炸声,标志着中越边境广西段新一轮大规模扫雷行动正式启动。

  启动仪式上,并排坐着的邹锐和程昭善表情凝重。两人分别是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的旅长和政委。他俩心里明白,广西边境这8个县市区17个边境乡镇的53处雷场,是历次大扫雷后剩下的最难啃的“硬骨头”,对于东西两线近百名年轻的扫雷队员来说,不能不说是一次残酷的考验。

  一

  王京递交转业报告第三天,就听说旅里要重组扫雷队,参加广西边境最后一轮大扫雷。这让他又兴奋,又迷茫。

  兴奋的是:机会来了。他大学学的是地雷爆破与破障工程专业。毕业多年,从排长干到连长,还从未进雷区参加过“实战”。这次,机会终于来了。

  迷茫的是:还有不到一个月,他就要回西安办婚礼了。与相恋3年的女友领证都一年了,因边防执勤任务重,他不得不3次推迟婚期。这几年,正好赶上军队调整改革,旅里转业名额多,他便盘算着转业回家。一来好好补偿爱人,二来好好陪伴父母。这一次,婚礼日子都定好了,请柬也发出去了,可不能再放爱人的“鸽子”了。但若参加扫雷,时间会不会有冲突?

  思来想去,他还是给爱人发去了信息,情真意切地讲明了自己的想法。第二天一早,他就找到旅政委程昭善说:“政委,我想推迟转业,参加扫雷。待扫雷结束,我再走!”“这次扫雷行动,从全旅抽90个人,报名的很多。你回去等消息吧!”临走时,王京还专门去干部科要走了他的转业报告。一周后,王京被任命为东线扫雷队队长,带领40多人担负广西东兴市、防城区、宁明县、凭祥市4个县区市遗留雷场的扫雷任务。

  王京心里清楚,雷场勘察是每个雷区排雷作业的开始,也是最危险的环节之一。他总是走在最前面,当“开路先锋”。哪里危险,哪里就有王京的身影。一天,在019号雷场实施连续爆破时,原本铺设连接了37节炸药。但在听到第13响时,爆炸声戛然而止。王京立刻意识到:出现断爆了!他顿时感觉头发都立了起来,这可是极少出现的情况。此时前去检查线路,随时会有意外发生。

  “给我防爆服,我去看看!”15分钟后,他带上爆破组班长王华宝前往爆破区排险。20分钟后,汗流浃背的两个人回来了。经查,因一枚雷管失效导致断爆。在王华宝配合下,王京小心翼翼地取下旧雷管,换上新雷管。随着一声令下,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再次响彻山间。如释重负的王京说:“我感觉这是世界上最悦耳的声音!”官兵们说:“王队在,我们心里很踏实!”

  扫雷任务还是与婚礼冲突了,王京不得不说服家人,推迟了婚期。直到2018年2月赶上扫雷队大休整,他才脱下防爆服,换上西装,匆匆从雷场赶往车站,踏上回乡完婚的列车。他怀揣一块亲自排出的弹片,想作为新婚礼物送给新娘。临走前,他还对战友们说:“这枚弹片,就是我们婚姻的见证。我相信,你们的嫂子,一定会理解和支持我的。”

  二

  南疆雷阵,蜿蜒在漫长的中越边境线上。

  走在山林间,刻有“雷区”、画有骷髅的石碑随处可见。邢志明第一次登上法卡山那年,才19岁。望着战争留下的一处处创伤,他仿佛置身于那场惨烈的战斗。他心想:我什么时候能参与大扫雷,祛除祖国母亲肌体上的这块“顽疾”,还边民一片安宁的净土。

  2年后,他如愿以偿进了扫雷队,之后便天天与地雷打交道,一干就是16年。战友们跟他开玩笑,都叫他“雷人”。这一次,已是三级军士长的他毛遂自荐,当了东线扫雷队搜排班班长。头戴3公斤重的搜爆头盔,身着14公斤重的搜爆服,脚穿鞋底厚达18厘米的排雷鞋,肩扛3.7公斤重的探雷器,这是搜排队员的标准配置。

  与地雷“处”久了,邢志明摸清了各种雷的“脾气”,还总结出当年布雷的一些基本规律。每次搜排出第一枚雷后,他便能根据地形初步判断出布设方式是“△”形、还是“N”字形。按照他的提示搜排,精准、高效且彻底。他因此得名“邢大胆儿”。

  “探雷,必须胆大心细!探雷针与地雷的距离,就是生与死的距离。有人说我们是在刀尖上跳‘芭蕾’,也有人说我们在与死神握手。但我觉得,探雷针一针针探遍雷场,更像在大地上绣一幅十字绣。一个细节被忽略,轻则伤残,重则‘光荣’。”邢志明深有感触地说。

  022号雷场,山高林密、怪石嶙峋,蚊蝇肆虐、毒蛇横行。周边铺设的地雷,分布密集、种类繁多,有压发、绊发、定向、诡雷等十余种。近似垂直的峭壁上,邢志明带领搜排组的战友们,穿上搜爆服,手持控雷器,腰系安全绳,“蜘蛛人”般四处“游荡”,细心搜排。伴随着探雷器“滴滴滴”的刺耳报警声,他们反复扫描确认,再抽出探雷针,向土里轻轻捅扎,仔细探测地雷的位置、大小、类型,然后插上小红旗标识……就在那片雷场,他们共排出各种地雷52枚。

  有一次,在026号雷场,搜排组战士董柏宏用探雷器探出一枚地雷。他用探雷针插入深土探测,却怎么也测不出地雷的形状和深度,急得冒出满身汗。邢志明得知情况,马上赶来,趴在地上,用探雷针小心刺探,他预感到这是一枚“怪”雷。艳阳炙烤下,汗水似蚯蚓蠕动般,从他的额头爬入双眼、滑过脸庞,滴落进潮湿的土壤里。邢志明不敢眨眼,更不敢擦拭,犹如微雕一件工艺品般地小心翼翼。旁边的助手,大气都不敢喘,气氛十分凝重。

  20分钟后,这枚“怪”雷被排了出来,它锈迹斑斑酷似拉杆箱的轮子。邢志明放在手心,反复端详,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雷,感觉很陌生。这雷叫啥名、哪国造、杀伤力多大?大家一无所知。指挥长黄泰峰现场拍了张照片,发给西安边海防学院一位工兵专业的教授。几分钟后,此雷相关链接发来:M-44防步兵地雷,体积小,杀伤力大……在场的人,顿感一阵后怕。

  三

  裴建明第一次走进卡凤村时,他哭了。

  村口,几个村民围在一起闲聊,他们中有的断了腿,有的没有了脚,有的失去了双眼。一个中年男人靠着土墙,拄着拐杖,看上去一脸沧桑,浑浊的眼神显得有些呆滞,右腿空空的裤管随风飘荡。

  这是“雷魔”给边民留下的血泪印记,裴建明的心顿时像针扎一样刺痛。得知他是扫雷队的指挥长,这个男人泪流满面地说:“谢谢你们啦,你们都是大英雄啊。我们全村人,都被这鬼东西给炸怕了呀!”

  卡凤村,是当地有名的“寡妇村”。那一年,10个村民在山上刚干完农活,准备围坐在一起吃饭。有个人不慎误入旁边的雷区,踩上连环雷。只听“轰轰轰”几声巨响,这群年轻力壮的男人瞬间倒在血泊中。当村民闻讯赶来时,发现10个人只剩下9条腿。短短几年里,百来口人的小山村,竟有33个男人命丧雷场。后来经过两轮大规模扫雷,边贸大门逐渐打开。但附近山区地形地域复杂,雷患依然未除。

  裴建明深知:彻底,永久,这4个字是本轮大扫雷的主旨。这群新时代的扫雷队员,个个心中有着坚定的信念:决不遗留一枚地雷在这片土地上,当好南疆雷患的“终结者”,彻底消除中越边境的雷爆雷患。

  为提升扫雷效率和质量,避免对当地百姓的建筑造成损失,他们将高科技运用到扫雷作业中。爆破作业,以前采用捆绑直列装药的方式,效率低,破坏性大。现在采用扫雷爆破筒,采取连续爆破方式,作业过程快捷、高效,破坏性小。在侦察爆破效果时,还首次使用了无人机。扫雷使用的GTL511型新式探雷器,探测深度为50厘米,连深土里一根小铁丝,都甭想逃过它的“眼睛”。

  在广西靖西市岳圩镇下勇村附近的一座高山上,裴建明带领西线扫雷队官兵,持续奋战了15天,一直排到半山腰,按地雷分布资料显示已经完成任务。撤离的前一天,他透过望远镜,反复端详山体、观察地形,总感觉有点不放心。他最终决定:再向山上延伸10米!3天后,他们在峭壁的山涧里,又排出2枚地雷。

  “每到一处,扫雷部队前脚刚走,边民就会立刻播下种子。所以说,我们责任重大、马虎不得啊!”裴建明常常嘱咐官兵。雷场有句特别浪漫的流行语,他常挂嘴边:牵起你的小手,趟过这片我们刚刚亲吻过的土地。

  049号雷场移交那天,下勇村来了50多名村民。眼看官兵们又要手牵手趟雷区,村支书孙成欢拦在队伍前面,拉住裴建明的手,说啥也不让趟。他眼含热泪恳求道:“别趟了,别趟了,我们相信你们!你们这些战士,都像我儿子一般大呀,我们哪忍心啊!”“乡亲们,我们扫过的雷区,连自己都不敢走,又怎敢让你们进去播种?这是惯例,不以这种方式走一遍,就意味着我们的任务没完成!”

  “身穿扫雷的戎装,奔赴昔日的战场,那里的胶林急待收割,那里的山野渴望开荒,那里的公路焦盼通畅,那里的集市呼唤通商。趟过艰险的雷区,留下安全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出生入死,在那里我们英勇顽强,在那里我们经受考验,在那里我们百炼成钢……”队员们高唱着《扫雷队员之歌》,手拉手趟过雷区。村民们禁不住热泪盈眶。掌声、欢呼声、哭泣声交织在一起……

编辑:徐林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也门首都再遭沙特空袭 房屋倒塌现场一片狼藉

  • 专题

    立陶宛:北约士兵波罗的海举行两栖登陆演习

  • 专题

    俄罗斯士兵参加侦察兵大赛 奋力拼搏挑战全能

  • 专题

    云南武警开展军事训练尖子比武 首日上演“枪王”对决

  • 专题

    美土支持确保叙利亚曼比季安全的合作路线图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