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军事

头条

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队长:我和五星红旗一同高飞(图)

2019-09-11 07:30:42 解放军报

我们驾驶战机在异国天空飞翔的那一刻,在许多当地华人看来,

这也是祖国腾飞的一种象征——

和五星红旗一同高飞

■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队长 曹振忠

  2010年11月16日。

  2013年8月30日。

  2017年11月11日。

  从2009年到2019年,我加入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已超过3600个日夜。回头细数,太多日子都已淹没在围绕飞行表演的点滴重复中。可这些看似单调的重复,却无法掩盖记忆中的一抹抹亮色,比如说,我开头提到的那三个时间点。

  那种多年以后仍然历历在目、心潮澎湃的感觉,想来是源于这些时间点所承载的特别的个人经历:2010年11月16日,我驾驶列装不久的歼-10表演机亮相第八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2013年8月30日,我人生中第一次飞出国门,亮相莫斯科;2017年11月11日,我带领队员展翅迪拜,在异国他乡用特技飞行展示中国的风采。

  当我换一种视角,将这些琐碎的个人记忆放在时代的洪流中去审视,我才更加明白:那些我所珍视的日子之所以难忘,正是因为那一刻闪耀在云端的主角,不仅仅是我,更是涂在战机身上的那面五星红旗。

  首次亮相,“魔鬼编队”拨云见日

  八一飞行表演队进行飞行表演。新华社发

  我与八一飞行表演队结缘是在2009年。那年,队里刚刚换装歼-10表演机,组织决定从作战部队选调飞行员充实表演队。经过层层选拔,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在此之前,我对特技飞行表演的印象就两个字:炫酷。可到了飞行表演队,我才真正体会到炫酷背后的艰辛。当时教官带着我,驾驶战机冲上蓝天。在升至400米左右的高度时,他把加力推开,看速度噌噌往上蹿,然后一杆把驾驶杆抱到底,飞机迅速撅起仰角。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拉杆到底这种动作简直就是“神操作”。这个动作最大载荷在8个G左右,相当于8个自己压在身上。当时我的头就耷拉下去了,一圈下来都没能再抬起来。

  因为歼-10表演机刚刚列装,没有先例可循。经过反复讨论验证,我们决心挑战“魔鬼编队”。在这种编队中,飞机与飞机之间的间隔和高度差都非常小。对于地面上的观众来说,看着飞机一架压着一架擦着头顶飞过,视觉效果很震撼,但这对飞行员的要求却非常高,堪称“魔鬼”级难度。刚开始训练时,我很紧张,会下意识地一直紧握操纵杆,以至于返场后吃饭时,手抖得都握不住筷子。

  精心打磨近一年后,2010年11月16日,我们终于要在第八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上亮相了。这是表演队列装歼-10表演机后首次参加国际航展,大家都跃跃欲试。

  按照原定计划,航展宣布开幕后,我们将驾驶表演机迅即出发,开始升空表演。可开幕前,气象部门通报,当时能见度远低于机群飞行所需的3000米最低标准。究竟飞不飞?上级一时间也下不了决心,紧张的气氛在备飞区弥漫。

  “这是歼-10第一次亮相中国航展,飞!”距宣布开幕不足15分钟,我们终于接到起飞命令。队长马上调整表演方案,将编队拆成单机和四机两组,并敲定表演动作。

  “同志们加油,注意天气影响,保持间距!”一声声指令就像溅起来的火星,瞬间点燃了我的信心。拉杆、加速、机动……上百次的训练早已让我对每一个动作都熟稔于心。那一刻,我只想尽我所能,拨开云雾,飞出最好的状态。

  受天气影响,观众没能欣赏到最完美的飞行表演,可他们并没有吝惜掌声。后来,一位观众的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这么差的天气还敢飞,中国空军好样的!”

  表演结束后,我们和俄罗斯“勇士”飞行表演队进行了交流。看着他们竖起大拇指,我心里生出难以抑制的自豪。

  曹振忠准备驾机起飞。刘轩宇摄

  飞出国门,中国军人用实力说话

  几次中国航展上的精彩表现,让我们渐渐擦亮品牌,俄罗斯、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接连抛出橄榄枝。2013年,我们接受俄罗斯军方邀请,首次飞出国门,赴莫斯科参加航展。

  我还记得开拔前夜,自己盯着空勤门厅左侧墙上挂着的那幅世界地图看了好一会儿。在那幅被几代队员称作“我们的愿景”的地图上,醒目地标注着世界著名的航展举办地:法国巴黎、英国范堡罗、俄罗斯莫斯科、新加坡、阿联酋迪拜……

  当时的心情其实挺复杂。一方面,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出国,而且是代表中国空军亮相海外,意义重大;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经验,这一路势必面临很多未知的挑战。

  一位老队员的鼓励激发了我的斗志:“振忠,你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能代表中国亮相海外。你们要好好飞,飞出中国军人的风采。”

  是啊!这次将要实现的,不仅仅是个人的梦想,更是几代表演队人的夙愿!

  然而,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到莫斯科后,我们却一度受到“冷遇”。摆在休息室外的宣传册和画报无人问津,硬着头皮上前“推销”,可人家压根不知道你是谁。当时,我们都憋着一股劲儿,要在蓝天之上证明自己。

  2013年8月30日,莫斯科拉缅斯科耶机场。

  阵雨间隙,灰白的天幕成为天然的舞台:单机大仰角上升、双机对头、四机向上开花……整场表演中,我和队友配合默契,当时就觉得——稳了!

  事实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第一场表演结束后,休息室外人头攒动,宣传画册被一抢而空,观众围着我们要签名,还有人不断高喊:“China!China!”

  距第一次飞出国门已经6年多了,有些细节也慢慢淡忘了,但我还是会时常回看那张照片:一位俄罗斯男士在阵雨中将我们签过名的海报举过头顶,周围的人们跟他一样兴奋。

  向世界展示中国的风采,那一刻,我们做到了!

  国际舞台,看五星红旗云端高飞

  有了第一次的经历后,表演队开始越来越多地飞出国门,“打卡”多国航展,不断拓宽“朋友圈”。“我们的愿景”正一步步变成现实。

  在国际舞台上的合作交流有利于互相借鉴、取长补短。比如说,我们吸收国外同行动作设计理念中的精华,抛弃了动作惊险就等于观赏效果好的观念;形成了“飞机一离地,表演就开始”的观念,把飞机起飞、编队等以往隐藏于观众视线外的环节全部呈现在他们面前,形成一场完整的表演;而国外也有表演队汲取了我们开花动作中的优长,完善自己的动作。

  飞出国门的意义,远不止于此。2014年,我开始担任表演队队长。每次带领队员出国表演,我总是把“形象”“专业”“任务”这些词反复向队员们提及。

  2017年11月11日,阿联酋迪拜。在飞行结束后与观众的互动中,远处一男一女两个华人面孔吸引了我的注意。拥挤的人群里,他俩朝着我们的方向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五星红旗,直到观众陆续散场,才挤到跟前和我交流起来。

  这是来自浙江的小两口,几年前就来到迪拜工作生活。他们虽有着不错的经济条件,初步在当地扎下了根,可心中总涌动着一股思乡的情绪。得知八一飞行表演队受邀来迪拜参加航展,小两口驱车百余公里赶过来,就想听听母语、见见同胞。

  “你们今天飞得太帅了,真给我们中国人提气!”

  同胞简单的一句话让我动容。借助国际军事交流合作的平台,我们走过了那么些国家,见过那么多观众,却很少想到,我们眼中的“任务”,竟成了当地华人思念故土亲人的一份寄托。我们驾驶战机在异国天空飞翔的那一刻,在他们眼中,也是祖国腾飞的一种象征。

  个人记忆,国家相册。每次想起加入表演队以来这三个难忘时刻,总会觉得,那时高光下的我之所以自信从容,是因为一个强大的祖国在我身后。我有幸站在前台,留下美好的个人记忆,定格在国家相册中。

  那一刻,在云端闪耀的,是鲜艳的五星红旗。

  (赵第宇、解放军报记者李建文采访整理)

编辑:高冲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

  • 专题

    《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

  • 专题

    “最美退役军人”风采录

  • 专题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

  • 专题

    2019年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