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军事

头条

一名“保送生”的奋斗史:唯有靠奋斗“杀出重围”(图)

2019-07-12 07:24:50 解放军报

  谁能成为那个“幸运儿”

  “26岁是道坎儿。”上士刘发从入伍时就听老班长们这样说。

  优秀士兵保送入学的最高年龄是25岁,如果获得二等功则可以延长1年。

  如今31岁的士官刘发,回想起5年前的那一幕,感觉仿佛就在昨天。

  那一年,刘发错过了最后一次优秀士兵保送入学的机会,从此彻底与军官无缘。

  “凡是有不符合保送入学条件的,均不予推荐。”该旅政治工作部人力资源科工作人员解释,每年旅里会组织优秀士兵保送入学人员摸底,而后对保送入学对象的资格进行审查筛选。

  人员摸底通常从每年3月开始,由基层连队推荐人选,而后逐级将具备保送入学条件的人员上报至旅人力资源科。据了解,去年这个旅所属各单位共推荐上报10人。人力资源科进行档案审查时,刷掉了年龄、学历、骨干任职等情况不符合要求的5名士兵。

  除了严格的档案审查,还有严格的体格检查。去年6月,该旅有5名士兵参加集团军统一组织的士兵保送入学体格检查,其中2人体检结果为“不合格”。根据《军队院校招收学员体格检查标准》相关规定,这两人被淘汰。

  “士兵保送入学,要经历多重洗礼。”旅领导补充说:“政治审查不合格、军事训练科目考核不及格、心理素质测试不合格并经医疗机构确认的,都不得列为士兵提干或保送入学对象。”

  是不是通过了所有考核审查,就可以推荐上报呢?当然不是。还要看上级分配的名额。当符合条件的人数超过推荐上报的名额时,需要旅党委研究决定。

  “一方面,可以向上级申请增加优秀士兵保送入学的名额;另一方面,在考核审查通过的同等条件下,旅党委会根据军事训练、平时表现、参与大项任务的情况进行综合考量。”旅领导告诉笔者,荣立二等功以上奖励表彰或参加过全军、国际大项比武竞赛活动并获得前3名的士兵,可以优先推荐。同时,在伞降、爆破等关键专业领域工作实绩突出的士兵也可以优先推荐。

  对此,正在陆军特种作战学院学习的林治世深有体会。去年,他第二次荣立三等功,满足了“优秀士兵保送入学”的标准。当时,这个旅的推荐名额仅有3个。经过层层选拔后,林治世成为其中一个“幸运儿”。

  “提干”并不是唯一的出路

  刘刊哭了。

  站在退伍老兵代表的发言台上,当着全旅上千名官兵的面,他哭了。

  眼泪带着不甘、委屈、舍不得,重重地砸在他手里的发言稿上。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在部队发言了。”发言逐渐接近尾声,那双有力的手竟有些颤抖。

  假如保送成功,刘刊就不会做出这个痛苦的决定。对他而言,“提干”是一个长达5年的奋斗计划。

  2013年,刘刊高中毕业参军入伍。临行前,他戴着大红花在父母面前立下誓言——在部队好好干,一定要改变命运。

  来到部队,刘刊才明白,自己学历不占优势,如果训练成绩再不突出,梦想就脆弱得如同泡沫。

  一开始,刘刊就很疯狂,如同《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在最热的季节,也能看到他全副武装,身上、腿上绑满沙袋,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来回奔跑。即使脚底打了泡、肩膀磨出血、双腿酸得发抖,他依然坚持。

  仅用了2年时间,刘刊就入了党,打破了师里攀登课目的训练纪录,荣立了个人三等功。作为优秀士兵保送入学的梦想在他脑海里倔强生长……

  “只要再立1次三等功,就可以达到条件。”目标就在前方。没有犹豫,刘刊向连队递交了留队申请书。

  2017年,他报名参加集团军特种侦察骨干比武,一举夺得两个侦察课目的冠军,再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但由于名额受限、竞争激烈,刘刊最终还是落选了。这次落选意味着年满25岁的他,几乎没有机会跨入军官的行列。

  3个月后的退伍季,刘刊决定离开,无论“谁劝都不好使”。

  走?就这么走了?

  哭着走下发言台的刘刊,有点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

  那晚,旅参谋长雷仕国来了。在刘刊心里,平易近人的雷参谋长一直像个大哥一样。

  “改变命运的方式有很多,保送并不是唯一的出路。”雷参谋长劝他好好想一想,“就要选取士官了,留下来吧。”

  那晚过后,不知是部队的温暖,还是领导的真诚,抑或是自己的不甘……总之,退役名单上少了一个人。

  年底,陆军“精武-2018”比武展开,担任参赛班小组长的中士刘刊走上了比武赛场,与来自全陆军的243支队伍展开了激烈角逐。最终,刘刊所在组取得全军第13名的好成绩。

  命运似乎又为他打开了另一扇窗。刘刊被旅里评为“军事训练标兵”,又被评为感动旅队“十大人物”,接着又荣立了个人二等功。

  灯光汇聚,觉醒仿佛就在一瞬间。对刘刊来说,成功被赋予了新的定义。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初还是不够成熟,面对挫折,甚至有点软弱。”刘刊羞涩地说。

  “提干”落选,何尝不是一次换羽新生?指挥保障连上士张康回忆起自己当兵第5年时的场景——24岁的他距离优秀士兵保送入学还差1个三等功。为了“提干”,张康选择留下继续服役。

  然而,一年时间转瞬即逝,张康并没能获得第2个三等功。“提干”的失利让张康难以接受,可当他看到身边的一些士官不断在部队建功立业时,他明白,“提干”并不是唯一的出路。

  其实,当张康踏入军营的那一刻,命运就在发生改变。此时此刻,他需要做的,就是一如既往地走下去……

  “努力做大师傅,带出好徒弟”

  去年两会期间,习主席在出席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勉励在座的士官代表说,努力做大师傅,带出好徒弟。

  作为目前陆军唯一的高级狙击技师,三级军士长陈明当兵18年,为部队培养了2000多名狙击手。

  陈明也经历过“提干”落选。25岁前,他不够“提干”的标准;等够标准时,他年龄又超了。

  不过,对于成功,陈明有自己的独特理解——无论军官还是士兵,把专业做到极致即是成功。

  “因为热爱。”陈明一直坚守着他的岗位,“在这里,我能享受到突破自我的那种喜悦。”

  一名旅领导谈到,对于那些“提干”失利的士官,旅里总会格外关注他们的成长进步。

  “提干”失利后,时为下士的符兴泽通过自己的努力,成长为旅里维修坦克的技术大拿。

  几年前的一场对抗演习中,“红”“蓝”双方斗智斗勇进入白热化。突然,红方两辆主战坦克负重轮被敌方火箭炮炸损。紧急关头,随战车出征的符兴泽站出来说:“让我来试试!”

  他和战友快速搬出一个类似千斤顶的装置,几十秒后,这个装置轻而易举地顶起了负重轮。4分钟后,两辆坦克重新启动。像这样的革新器材,符兴泽曾先后研制出一百多个。

  如今,已经是一级军士长的符兴泽依旧不知疲倦地坚守在一线,不断攀登着自己军旅人生的一个又一个高峰。

  像张康、陈明、符兴泽一样,那些经历“提干”失利却依旧铆在岗位上的士兵还有很多。

  装步三连上士杨海红,3年前曾错失保送入学机会。此后,他没有气馁,反而训练得更加刻苦。近年来,他多次在比武竞赛中摘金夺银,表现突出。

  前不久,杨海红参加上级组织的岗位练兵比武,一举夺得三项第一。庆功会上,不少战友向他祝贺,他却说:“士官‘官’小作用不小。我一定努力做排头兵,带出好徒弟。”

1 2 共2页

编辑:夏赛赛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2019年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

  • 专题

    “最美退役军人”风采录

  • 专题

    走进军营“00后”

  • 专题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

  • 专题

    2018网络媒体国防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