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军事

头条

触摸开山岛“岛魂”,感受平凡的“光芒”(组图)

2018-09-17 07:54:31 解放军报

  32年,一万多个与朝露星辰为伴的日子;0.013平方公里的小岛,茫茫黄海中坚强的海防前哨;一对夫妻,以爱国之心坚守小小岛礁,在海天间矗立起一座精神丰碑,让开山岛成为照亮人们心灵的“灯塔”。灯塔闪烁着信仰之光,立起新时代爱国奉献的精神坐标,召唤着亿万新时代的奋斗者,以无私的奉献之举描绘强国强军的美好蓝图。今日,长征副刊推出文学作品专版,从回忆30年前初次触摸开山岛的“岛魂”,到今天登岛寻访王继才的足迹,近距离感受小岛灯塔之光,传承信仰的力量。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文章——

  平凡的“光芒”

  ■解学锋

  眼前的王仕花比想象中还要矮小瘦弱,憔悴的面容,略显疲惫。自打王继才去世后,家里冷锅冷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王仕花一边担心招待不周,怠慢客人,一边想着第二天的事迹报告会,心思愈显沉重,双手不自觉地来回搓动。

  开始屋里的气氛有些拘谨,直到聊起和王继才一起守岛的点滴往事时,王仕花才逐渐敞开心怀,话慢慢多了起来。

  对于王仕花来说,丈夫王继才既是志同道合的战友,也是相亲相爱的伴侣。如今,王仕花甚至有些害怕回忆,她时常从梦中醒来,仿佛听到丈夫又喊她去升旗、去巡岛。

  “送别老王这么多天,是我这32年来离开开山岛最长的时间,也是我这一辈子最难熬的日子……”说到这里,她双手捂住脸颊,泪水从她略显粗糙的手指间滑落下来。

  开山岛是一座不起眼的灰褐色小岛,面积仅0.013平方公里,无淡水、无土壤。当年守岛部队官兵撤防后,先后有10多位民兵上来守过岛,但都敌不过寂寞艰苦的煎熬离开了。1986年7月,王继才接到当地人武部守岛的命令毅然上岛,王仕花辞了教师工作,紧随其后上了岛。夫妻俩相守小岛32年,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祖国的海防事业。

  王继才去世后,很多人都生出寻访英雄足迹的心愿,想去他生前工作过的小岛看一看,这是追思,是敬仰,也是寻找心灵的慰藉……

  我们在燕尾港码头准备登岛时,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拦在了港口,只能隔着12海里的距离踮脚远望。看着我迫切的心情,镇武装部长姜驹决定安排渔船送我登岛。

  渔船由燕尾港码头启程,在风浪中摇晃了50分钟,才到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小岛。在我的要求下,渔船绕着小岛走了一圈。正面望去,错落的营房、有序的布局似海上的城堡;由东望去,像铜墙铁壁般的营盘,坚固如磐;北面礁石簇拥在山脚,更像小岛的依赖和依靠;小岛的西边如港湾一般,可遮风避雨。仰视小岛,它是那么挺拔、伟岸,最高处矗立的洁白灯塔把五星红旗衬托得更加鲜艳夺目。

  山下有块石碑,上面“开山岛”3个大字格外醒目。拾级而上,两边拥簇着无花果树与冬青。当年为了建好这个岛,夫妻俩从岸上一点点运来泥土和肥料,在石头缝里种树种菜。开始的两年里,种的树没有一棵活下来,第3年才长出了一棵小苗。如今,岛上100多棵越长越高的松树、苦楝树,如同王继才夫妇的亲密战友,共同守护着小岛。

  在岛上迎接我的是老张,名叫张佃成,是与王继才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他拉着我走进王继才住过的房间,外间是简陋的办公室,里间很小,一张大床占去房间的三分之二。从交谈中得知,除了王继才夫妻之外,老张是上岛次数和在岛上待的时间最多的人。只要王继才夫妻外出,他就过来顶个班。最长的一次,夫妻俩出去作报告,老张一个人在岛上住了半个月。

  在张佃成眼里,王继才是个很好学也很能干的人。每次下岛去人武部汇报工作时,他都要了解当前国防形势,学习海防空防知识;还曾经在连云港警备区组织的民兵比武考核中,一举夺得步枪精度射击第一名、单兵战术基础动作第二名。

  跟着老张,我和3位刚上岛的民兵踏上王继才曾经走过的巡逻路。开山岛有228级台阶,都处在嶙峋的山岩间,这条巡逻路不仅艰苦,还很危险,王继才曾从礁石上摔下,断了3根肋骨。走了没多久,我就感到腿酸脚重,衣衫湿透,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身患关节炎的王继才一日三巡。

  黑夜里的小岛处处透着孤独寂寞。老张坐在椅子上,陷入对往事的回忆。王继才大半生以孤岛为家,与海水为邻,生活怎么能不苦?可在张佃成的记忆中,王继才是个毅力很强,且从不叫苦的人。他们夫妻俩过了20多年没有水电的日子,给养不足时,吃过生米;妻子临盆时,王继才接过生;寂寞难耐时,他们面朝大海歌唱;女儿结婚时,王继才因战备值班未能参加……说到这里,老张有些哽咽:都是父母生,谁都不想留下遗憾。

  2014年,王继才夫妇荣获全国“时代楷模”称号。王继才总说,自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做着一件很平凡的事,国家和人民却这么关心他,让他无以为报。他要在开山岛守下去,直到守不动为止。正是这样一种爱国奉献的情怀,让平凡成就了伟大,让普通成就了崇高。

  就在这时,老张的电话铃响起,是在开山岛出生的唯一的孩子王志国打来电话。王志国担心岛上的海风和雷雨,牵挂着张伯伯和上岛采访的我。细心的志国,传承了父亲王继才卫国奉献的基因,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追随着父亲的脚步入伍参军,在部队表现优异,立过功受过奖,现已是少校军官。

  就在一天前,我采访王志国时,志国还沉浸在悲痛中,他抚着父亲的遗像,泪流满面,言语间饱含着对父亲的不舍和怀念。小时候缺少父母的陪伴,王志国常常被别的小孩子嘲笑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他上岛见到父亲就埋怨:“别的爸妈都陪着自己的孩子,你们就从来没想过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父亲听了默默抽烟,母亲在一旁小声抽泣。父亲知道“国”的概念对于一个小孩来说太过生涩难懂,只能说,“没有国哪有家,这里得有人守着”。后来,当王志国成为一名军人后,他终于理解了父亲当年一遍遍对他说过的话,理解了一名老民兵的家国情怀。

  开山岛面积很小,但它又何其巨大。王仕花刚上岛只是为了守着王继才,守着一个完整的家,慢慢地,她才明白她守的是千家万户,守的是一个大国的疆土!0.013平方公里的地方,王继才走了一辈子。当接替守岛的民兵来到这里,将这条起伏陡峭的巡逻路继续走下去时,他们终会明白这条路的长度和这个岗哨的分量。

  开山岛上有一座灯塔。入夜,我凝视灯塔发过的那束光,它深深地打动了我。它微弱平淡,却又光芒四射。

  开山岛海拔很低,但它又何其高耸。32年来,山顶的五星红旗每天随太阳升起。王继才说,开山岛是中国的东大门,国旗升起来,就证明有人在这里值守着。32年间,他用坚守将这面国旗升到了顶天立地的高度,让这座小岛成为人们心灵的“灯塔”。

  现在的开山岛已经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地方。翌日离开小岛时,我又碰到一批媒体朋友和一些慕名而来的群众上岛参观……

1 2 3 共3页

编辑:傅仁誉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我与军队的不解之缘-中工网

  • 专题

    本网策划:“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

  • 专题

    2018年征兵工作进入倒计时-中工网

  • 专题

    也门首都再遭沙特空袭 房屋倒塌现场一片狼藉

  • 专题

    立陶宛:北约士兵波罗的海举行两栖登陆演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