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军事

头条

在那并不遥远的地方——王继才、王仕花夫妻守岛三十二年的日子

2018-09-14 08:33:51 解放军报

  黄海开山岛,其实并不遥远。

  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燕尾港坐船上岛,绕行长长的防波堤,航程12海里。在手机的电子地图上,它与大陆的直线距离只有9公里。

  那天,记者夜宿开山岛。抬眼望去,大陆上的灯光沿着海岸绵延不绝,融入满天星斗。海风中,仿佛能嗅到来自对岸繁华都市的人间烟火。

  然而,对于王继才和王仕花来说,这浅浅的一泓海水,却是他们工作生活中的天堑。

  32年,11680天,他与她坚守在这并不遥远的地方。直到那天——2018年7月27日,年仅58岁的王继才,倒在了开山岛上。

  32年前上岛时,他的名字叫王继才。

  32年后的今天,人们叫他“王开山”。

  丈夫走进小岛,妻子走近丈夫

  近,小岛和大陆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远,夫妻俩守岛的日子,又离寻常人太远了。

  王继才去世后,王仕花整天泪水涟涟。或许,正是这32年说不清是近还是远的纠结,揉碎了王仕花的心。

  一切的一切,源自王继才的那次“失踪”。1986年7月14日早上8时40分,王继才没有告诉妻子,就上了开山岛。

  时机看似偶然,选择看似轻率。也难怪,这个身高1.8米的年轻人,身强力壮,膀阔腰圆,还是方圆百十里大名鼎鼎的生产队长、民兵营长,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

  小岛这么近,在他看来,就像自家的田地,抬腿就能上下;困难也像自家门口的一块石头,一脚就能踢老远。

  此时,王继才不会想到,这个近在咫尺、面积仅0.013平方公里、只有两个足球场大的小岛,将是他此后32年人生的舞台。

  送他上岛的小船开走了,岛上只剩下他一个人,想象中的美丽小岛,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乱石嶙峋,蚊虫飞舞,老鼠和蛇在脚下乱窜。一条黑咕隆咚的坑道,几排空空荡荡的营房。岛上没有电,没有树,也没有水。接雨水的蓄水池里,爬满了虫子、蛤蟆。深夜,海风呼啸,门窗摇撼,像怪兽咆哮,他点上煤油灯,坐在墙角的床上,瞪着眼睛,直到天亮……

  一天,两天;一周,两周……平时烟酒不沾的王继才,抽光、喝光了人武部领导送他上岛时带来的6条“玫瑰”烟、30瓶“云山”酒。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在他来之前,4批10多个人先后上岛,最长的只坚持了13天。

  度日如年的第48天,一条小渔船来了。船头,站着的是妻子王仕花。

  那些天,王仕花疯了似地问乡邻、问婆婆,谁也不知道王继才去了哪儿,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和怨气。然而,当她辗转打听来到岛上看见丈夫时,心疼的眼泪哗哗流下:“码头上看他第一眼,没敢认。黑黑的,瘦瘦的,头发乱蓬蓬,胡子很长,跟野人一样。”

  望着王继才深陷的眼窝,王仕花知道丈夫“遭大罪”了。在岛上转了一圈,心像秤砣一样往下坠。来到丈夫住的房间,看到一地的烟头、酒瓶、脏衣服,王仕花急了:“咱不守了,跟我回家吧!”

  码头上,王仕花使劲拽着丈夫的胳膊,往船上拉。王继才却像头犟牛,一动不动:“我答应过组织来守岛,说话要算数。”

  王仕花走了,一步三回头。王继才没有想到,20多天后,妻子又上岛了。

  这次,王仕花带来了自己的被褥衣服,辞去了小学老师的工作,把两岁大的女儿留给了婆婆。“我不去和他做伴,他一个人在岛上也许活不下去。”

  “你怎么来了,也不跟我商量?”王继才问。

  “你来的时候,跟我商量了吗?”王仕花答。

  那年,他26岁,她24岁。

  那晚,袅袅炊烟,从岛上升起。

  这个岛,从此就成了他们的家。

1 2 3 4 5 共5页

编辑:傅仁誉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我与军队的不解之缘-中工网

  • 专题

    本网策划:“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

  • 专题

    2018年征兵工作进入倒计时-中工网

  • 专题

    也门首都再遭沙特空袭 房屋倒塌现场一片狼藉

  • 专题

    立陶宛:北约士兵波罗的海举行两栖登陆演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