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军事

头条

运-20首席试飞员邓友明:“鲲鹏”万里不是梦(组图)

2018-08-10 07:36:46 解放军报

  运-20首席试飞员邓友明

  “鲲鹏”万里不是梦

  ■解放军报记者 张天南 通讯员 马彦军 杨元超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早在2000多年前,庄子便在《逍遥游》中展开了想象的翅膀,幻化出神鸟“鲲鹏”。

  “鲲鹏”,是运-20飞机的别名。从2007年正式立项,到2013年1月成功首飞;从2014年11月亮相中国航展,到2016年7月正式列装空军部队……“鲲鹏”翱翔蓝天的背后,是我国自主创新研发大飞机的奋进航迹。驾驶中国人自己造的“大飞机”,是一代代空军飞行员的梦想。

  “没有试飞员,再好的设计图也无法真正变为飞机。”试飞,是人类对航空未知领域的探索。试飞员是飞行试验的直接执行者和监控者,也是试飞结果和结论最重要的裁决者之一。它的未知性、危险性,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它的开拓性、挑战性,则吸引着勇敢者欣然向往。

  运-20首席试飞员邓友明用勇闯极限、不怕牺牲的无畏精神,为运-20飞向蓝天探路。

  “难度再大,也要把失速课目飞出来”

  30多年前,邓友明大学毕业。怀着一腔报国热血,他选择参军入伍。那时候,“为国争光”是他心底最朴实的想法。

  众所周知,试飞是一项风险系数极高的工作。试飞员的每一次飞行,都面临生与死的考验。

  尽管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但说起那次“极限飞行”,邓友明至今历历在目。

  23年前,邓友明担任某型运输机的试飞员。为了能够顺利通过颤振和失速课目,保证试飞任务的权威性,有关部门聘请了国际知名试飞员贝克。58岁的贝克,飞过多型战斗机、运输机,安全飞行上万小时,而年轻的搭档邓友明,飞行时间不足1000小时。

  那天,邓友明坐上1号位,松刹车、加油门、向后拉杆……飞机在邓友明操纵下,进入了预定空域。飞机渐渐抬头,机身颤振突然加剧,并在空中开始翻转。刚刚还轻盈如燕的飞机一下子变得“暴怒”起来,进入失速状态。

  失速是试飞的一道鬼门关,而运输机的失速,可能使飞机在短时间内空中解体。当时,只有美国、俄罗斯等少数航空大国成功试飞过。

  达到既定任务目标后,坐在2号位的贝克指示改出失速状态。邓友明觉得机会难得,下定决心要挑战极限。

  10度、15度、20度……滚转角度不断增大,飞机好似发狂的野马,高速滚转着冲向地面。贝克这下坐不住了,大声喊道:“改出!改出!”邓友明扫了一眼仪表,随即顺势推杆,缓缓加油门,飞机正常改出,呼啸着冲向天空。

  走下飞机,抑制不住激动情绪的贝克,一下子把邓友明拥入怀中,连连祝贺。这次,邓友明驾驶某型运输机飞出了最低时速和最大失速滚转角度的数据。

  是否具备飞失速的能力,是检验一支试飞员队伍水平的试金石。

  “小飞机讲尾旋,大飞机讲失速。”在运-20试飞过程中,飞失速被视为难度最高、风险最大的课目。

  试飞小组下定决心:“难度再大,也要把失速课目飞出来!”

  自信源于能力,艺高方能胆大。邓友明说:“开飞前,我们进行了充分的试验验证,操控技术、飞行经验都已经积累到位。”

  首个飞行日,运-20试飞员4次进入失速,成功改出。在之后的试飞过程中,他们数百次进入失速,不断逼近极限,逐步摸清了各种状态下的数据,攻克大飞机失速的难关。

  困难,弱者避之不及,强者却踩在脚下。像大侧风等以前民用运输机试飞中不得不依靠“外援”的高风险课目,被邓友明和战友们一项项攻关下来,取得了一系列大型运输机试飞“零”的突破。

1 2 3 共3页

编辑:傅仁誉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我与军队的不解之缘-中工网

  • 专题

    本网策划:“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

  • 专题

    2018年征兵工作进入倒计时-中工网

  • 专题

    也门首都再遭沙特空袭 房屋倒塌现场一片狼藉

  • 专题

    立陶宛:北约士兵波罗的海举行两栖登陆演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