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军事频道杰出人物-正文
硕士连长李华成:眼睛“毒”得很,专戳“软肋”和“痛处”
http://www.workercn.cn2018-02-13 09:24:03来源: 解放军报
分享到:更多

  李华成正在检查仪器电路。陈长强摄

  白净脸上架着副黑框眼镜,说起话来慢条斯理,乍看起来,硕士连长李华成真是一脸文气。

  “啥文气,就彻头彻尾一猛将。”上士徐富强却说:信了连长的外表就惨了。

  “别只闷头苦干,还得抬眼看世界。”李华成刚走马上任就掀起一股儿小旋风,嘴里讲的都是新词儿。大伙觉得跟着他就是踩着时代的鼓点奔跑,既帅又潮。

  一次答辩备课,李华成发现官兵不咋会电脑,戳着“一指禅”在键盘上找字母。“21世纪都过十多年了,这都不会,还高科技导弹部队呢,丢人不?”他立即开办周末成材班,每周一课,讲电脑知识、课件制作、软件使用,缺啥补啥。

  下士徐锐体质易胖,休假归队重了30斤,协调性差,单杠上不去。“体能嘛,没难度,就是一个练!”李华成下载keep软件,为他“量体裁衣”精选个人训练教程,一天一查。

  “教育课也上得贼有味儿。”去年因改革调整,指导员一时空缺,李华成军政一肩挑,把课堂摆到训练场,从网络热词讲到实战观念,堂堂充满硝烟味。

  “连长抓打仗就是匹足智多谋的头马!”徐富强把两条眉毛挤成一条回忆开来,那个呵气成霜的冬夜,原本计划安排的夜训,李华成找借口说不练了,让大家睡个安稳觉,等呼噜刚打起来,“嘟嘟嘟”紧急出动哨吹得人心惊肉跳,出的课目不是没见过就是不熟悉,反正整你到蒙圈,练完就开训:“就要打你个措手不及,上了战场敌人才不管你冷不冷、困不困。”大伙儿心领神会,原以为消停了,回去刚躺下,结果又来一动。

  一次防护服穿戴考核,李华成发现有人求快不求好。考完直接把他们喊进密闭帐篷,扔个催泪瓦斯,一个个眼泪鼻涕冲了出来就挨训:“救命用的防护都不认真,现在瓦斯难受点,真的打起仗来是毒气看你们咋办!”

  投掷手榴弹模型训练,别人都是从后往前纵切面扔出去,上等兵刘鑫炎是左撇子,拧着个身子从左后方横着甩出去,左半边全是毁伤覆盖面,抛物线高得能打飞机,落点就在几米不远处,“扔得准是炸敌人,扔不好就是坑战友。”李华成先教他扣手腕,再教发力,又练协调性,在落点区放个红桶,扔进就给加鸡腿,没过几天,刘鑫炎就命中目标。

  李华成所带连队是个大连,人数比有的营还多,去年旅里受领某新大纲试训任务,该连是主训单位。看着密密麻麻的新大纲,有人觉得新家伙没见过难度大,他一拍桌子:“以后战争新模式多,哪能样样都见过。想干就不难!”他与3位高级士官成立“攻坚四人组”,专攻新大纲要求的4个重点项目,定成连队“铁人四项”,逐人逐项抠标准,边练边考边竞赛,赢了给奖牌,输了就再来。年底军事训练考核,连队及格率高达90%,成绩突出荣立集体二等功。

  李华成有个理念:赛场即战场,不管啥竞赛,亮相就夺冠。旅里举行军事体育运动会,本就坐拥“人多势众”的他还不放心,加班加点搞创破性大练兵,练得种子选手抽筋,又亲自上手给按摩。不过,他临了不忘“威胁”两句:拿第一就回来庆功,拿不了就回来加练。他们连多个项目秒杀对手,尤其拔河项目,6局比拼每局都是“倒数五个数”,还没倒数完就赢了,被人“骂”,简直是开挂!

  李华成专业学得好,被称为“活弹头”,抽调担任火箭军“五年五步走”独立发射能力考评预评考官,监考兄弟单位时指出了不少问题,别人好意提醒,“差不多行了,留点面子”。他却正色回应,“我现在留面子,等打仗他们就伤身子了”。

  “眼睛‘毒’得很,专戳‘软肋’和‘痛处’。”训练场上李华成看问题找短板一针见血,后来官兵觉得连长不只是眼界高大上,出手更是稳准狠。

  导弹年检,某精密仪器测试数据与战标稍有偏差,但在允许范围内,李华成不干:“导弹千里点穴,数据必须精确。”硬是把号手摁在仪器前反复测了3遍,出阵地时已是深夜,来接他们的驾驶员袁志在车里又饿又困:“连长你们太扎实了,晚饭直接改成吃夜宵,不饿吗?”他倒乐呵:脚踩月光,心里舒畅。

  旅里要求做导弹测试方案,李华成主动请缨,硬把全营每个专业组每个战位,战斗发射时的每个动作用时细细推敲了几遍,又验证了几遍,精确到秒,才写进方案,做成的作战时间曲线图一目了然。领导夸他“心比针细”,他说:“细过敌人才算赢。”

  李华成对别人严对自己更狠。有段时间脚底长了鸡眼,瞒着官兵以休事假为名做了3次手术。一次跑完5公里,汗腺不发达的他浑身湿透,一瘸一拐,上士王冰扶着他回宿舍,脱了袜子才发现,被激光打出肉洞的伤口已经溃烂,“都烂成这样了还跑,不疼么?”王冰抿着嘴,心疼得不敢用力,他却一脸严肃,“长个鸡眼就不行啦,战争年代老红军断条胳膊还打仗呢。”

  某介质被称为“导弹血液”,管理要求极高,因易燃易爆有毒,单次进入存储间的人员数有限制,不管有多少领导要求进,他必须占一个。“那玩意太重要,他不放心。”专业组长赵孔燕讲,尽管存储很安全,但介质多多少少都会漏点,吸入多了伤身,连长本不必要每次都自己上,可他总说自己已经结婚生孩子了,没事。

  李华成打仗嗅觉灵。某应急事故演练还没写进训练大纲时,他就列入连队训练计划。去年,该旅受领火箭军应急事故演练验证任务,他带的连作为主训连,圆满试训,获得了火箭军领导褒奖。上士施东亚两眼放光:“连长简直神机妙算。”

  “哪有啥妙算,全靠苦功夫。”二级军士长阳军讲,连长常常一个人坐着,开始以为他在发呆,后来发现,不爱打牌不抽烟的他,就爱看新军备介绍视频。他有个小本本,没事就写写画画,脑子里的“算盘”没停过,李华成的稳准狠都这么来的。

  “能力恐慌,总跟不上他的步伐。”和李华成相处越久,官兵越觉得他高大上没变,稳准狠却更“毒”了。年终总结,拉出成绩晒一晒,李华成所带连队又是遥遥领先。有人来取经,他回答得干脆:“思维超前,能力才超群。”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