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军事频道军事要闻-正文
他们的守护,只为能让更多人过好春节
http://www.workercn.cn2018-02-03 09:42:45来源: 解放军报
分享到:更多

  春节临近,空军航空兵某旅瞄准未来战场加紧练兵备战——

  “空天蓝军”砺兵忙

  ■姚春明 万强 解放军报记者 李国文

  大漠戈壁,寒风呼啸。1月31日,西北某机场,多架多型战机怒吼着冲向天际……

  连日大雪将机场覆盖。“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飞!”旅长汤海宁告诉记者,一大早,官兵们就起床清扫积雪。上午10时,气象通报,机场具备基本起降条件,一场实战背景下的跨昼夜红蓝对抗演练随即展开。

  记者跟随机务大队进场,此时气温已达-20℃。飞行前检测发现,某架战机发动机工作异常,机械师康明明启动检查程序,20多分钟后,故障排除,发动机响起轰鸣声。

  转隶到该旅后,康明明连续在战位上过了3个春节。今年,他主动要求继续坚守战位。他说:“我们的守护,能让更多人过好春节。”

  该旅曾多次参加“红剑”“蓝盾”等重大演训活动,被空军部队誉为“空天蓝军”。翻开工作计划,汤海宁说,今年他们即将参加的首场重大演习比往年提前了两个多月,而且各类重大演习达10余场,时间紧、要求高,抓紧时间练兵备战是重中之重。

  去年9月转隶到该旅的飞行员何建飞,以前是飞行大队长。置身于紧张的战场氛围中,他信心满满:“我的目标就是飞最好的飞机,当最优秀的战斗员,在这里我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组建以来,该旅官兵见证了空军战斗力的不断跃升。尽管官兵夏天挥汗如雨、冬天鏖战冰雪,但他们知道,正是自己的每一滴汗水,托举着战鹰飞向更高更远的空天,催生了一个个新战法在演训场诞生。

  飞行大队长杨朝辉是空军“金头盔”飞行员。当天,他作为“蓝方”,与战友研练异型机对抗方法。杨朝辉和僚机运用自创战术,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回看空战视频,超大的载荷把他的脸都拉得变形了。他说,只有把训练场当战场,才能在未来战场上打得赢。走下飞机,摘下头盔,一阵寒风吹过,杨朝辉头上冒着热气。

  夜色降临,一架架飞机披着月光轻盈着陆,飞行员们匆匆吃完饭又钻进研究室。飞行仿真系统上,他们对飞行曲线、导弹航迹、发射角度等全方位复盘,对武器装备运用的研究细致到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角度。

  大编队空战、新战法研究、新型战机边界条件飞行……一系列实战化训练课目列在了后续的飞行计划上。接下来几天,他们将迎来又一波次的高强度对抗训练。

  (解放军报兰州2月2日电)

  武警防城港支队执勤二中队常年顶着大风锤炼执勤硬功——

  “追风战士”在冲锋

  ■解放军报记者 张海华 通讯员 杨和奎 许东

  1月31日,记者走进武警防城港支队执勤二中队时,七级大风吹得人走路都费劲,中队官兵却背着枪在海滩上“追风”疾驰,喊杀声一片。

  这个中队担负着防城港某电站守卫勤务,营区面朝北部湾,背依大山,特殊的地理位置让这里大风昼夜不停。

  “一年到头风相伴,白天四五级,晚上七八级,碰到坏天气,昼夜连着九十级!”指导员刘俭锋对记者说。

  “台风‘威马逊’曾在这里登陆,那风真是大!”上士普伟作为中队的“元老”,回忆起当时场景:中队居住的临时营房被掀了顶盖,官兵们顾不上修理,连夜顶风冒雨帮助转移附近被困居民近百人。

  这里的风究竟有多大,“追风战士”个个有答案。中队哨位远离营区,哨兵每天乘车上勤。应急班战斗员张宏明每天还要当驾驶员,开车接送哨兵十几趟,每到风雨天,几趟下来,满身都是咸腥味。

  记者看到,在海风日夜吹拂下,战士们面颊掉皮、手生冻疮,比同龄人多了几分沧桑。排长刘翔说,日常训练中,官兵们在身上绑着轮胎,在腿上缠着沙袋,在厂区周围跑步,在防洪大堤上负重攀爬……“追风”训练,不仅让中队官兵在支队军事大比武的多个课目比拼中力拔头筹,更让大家全面熟悉了执勤目标和周边环境。

  “两名‘暴徒’携武器强行冲卡,请求支援!”警报声响起,官兵迅速完成战斗准备。视频情报判读、目标数据流转、现场封控抓捕……很快,两名“暴徒”被制服。

  “发现目标不够及时、打击方案有待优化……”中队长薛艳威回放现场视频,查找出10余个问题,把“复盘会”开成了“检讨会”。

  薛艳威告诉记者,近两年,中队坚持每月围绕一个实战课题组织一次拉动、总结一次成果、更新一次预案,使新要素、新战法、新数据、新技术及时充实到战备方案中,让日常训练成果进一步转化为战备能力。

  (解放军报防城港2月2日电)

  郑州联勤保障中心某汽车团探索创新夜间训练指挥手段——

  哨音响彻夜训场

  ■解放军报记者 郭晨 通讯员  王礼光

  风凉夜寒。2月1日,趁着夜色,伴着隆隆的轰鸣声,记者跟随郑州联勤保障中心某汽车团官兵走进夜训场,一场闭灯驾驶训练正在紧张进行。

  “哔!哔!哔!”突然,一阵尖利的哨音从该团一连1号车驾驶室传出,后车用哨音接力传递,车队随即停止前进。随着哨音不断变换,驾驶员有条不紊地执行隐蔽防卫、车辆抢修、快速集结等各种指令。

  “别小看这哨音,它可是我们组织夜训的法宝。”只闻声音不见人脸的一连连长马浩向记者介绍,前期,他们组织夜间驾驶训练,为严格落实闭灯和无线电静默要求,连队官兵模仿交警夜间指挥交通的方式,用发光指挥棒指挥。然而,在一次考核中,马浩所在连的车队刚开到训练场,就被团训风考风监察小组直接叫停,并判定不合格,理由是:虽然落实了闭灯驾驶要求,但指挥棒发出的光亮不符合灯火管制要求。

  沿用多年的老办法不灵了,怎么办?跟训的团参谋长徐玉龙告诉记者,受到球场上裁判用哨音来区别各种动作的启发,一连摸索出用不同哨音、不同吹法代表相应指挥口令的新办法。

  说着,徐玉龙让马浩给记者当面演示:一长一短是前进、一短一长是倒车、急促断续是停车……

  “现在我们还在不断完善哨音指令,方便大家熟记和辨别。”四级军士长冯建设说,那段时间他们铆在训练场一遍遍尝试,对这种新的指挥手段慢慢熟悉起来,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寒风中,月亮渐渐爬上树梢,随着一声长哨吹响,夜训结束了。记者了解到,为增强官兵敌情观念,该团又开始对夜间无线电静默和灯火管制情况下处置特情的指挥手段进行研究……

  (解放军报郑州2月2日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